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摄影爱好者的考察日志

 
 
 

日志

 
 

北岳庙游记  

2011-09-05 16:42: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北岳庙游记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北岳庙游记
        周日到曲阳旅游,当地的朋友安排我们先去北岳庙参观。大约20多年前曾去过一次北岳庙,记忆中还是破破烂烂的样子,但对唐朝吴道子壁画及大量碑刻印象较深。再后来就是同事中爱好古迹及书法者几次推荐应该再去参观,说现在与过去不可同日而语了。在此动机下参观完北岳庙还真感觉不虚此行。
       北岳庙位于曲阳县城区西南。我们一行11人首先来到其正门的朝岳门,然后沿中轴线一直向北,经御香亭、凌霄门、三山门、飞石殿遗址到最北面的德宁之殿。德宁之殿是北岳庙的主体建筑,历史记载复建于元朝1347年,气势恢宏。在徳宁之殿沿石台阶而上,来到石砌台基上的大殿。殿宽9间,进深6间,高30米,占地面积2000多平方米。四周月台围以汉白玉栏板。传说大殿巨匾“德宁之殿”是元世祖忽必烈的亲笔。此殿也是我国现存最大的元代砖木结构建筑。虽经明、清两代多次维修,但大多数元代旧件得到保留下来。特别珍贵的是此殿东西两壁保存着据传唐朝著名画家吴道子的《天宫图》,两幅画各高8米,长18米。东壁画的是众天神行云布雨,西壁是众天神为民降福后凯旋回宫的宏大场面。画中雄伟健壮、像貌狰狞的“飞天神”,又被称为“曲阳鬼”的部分更是精华中的佳作。至于唐代壁画如何能到元代所建的北岳庙中,现在虽说不清楚,但老辈子代代传下来是吴道子的真迹也不会是空穴来风。据说前些年中央美院的教授从壁画的朝代风格分析认为是元朝的壁画,当然这还有待专家继续研究考证。
       北岳庙另一部分引人注目的是所保存的200多块碑、碣、经幢,计有南北朝、唐、五代、宋、金、元、明、清和民国时代的,跨越1500多年。碑刻内容大多是历代祭祀北岳之神的祭文,重修北岳庙记,及文人墨客的诗、词、赋等。其中唐天宝七年(公元748年)立的《大唐北岳恒山封安天王之碑》,记述了唐玄宗封北岳为安天王之事。北宋皇佑二年(公元1050年)立的《大宋重修北岳庙之记》碑,是宋仁宗、英宗、神宗三朝重臣韩琦撰文并书写的。元二十八年(公元1291年)立的《大元封加北岳手诏碑》,上部为蒙古八思巴文,下部为汉文。明洪武三年(公元1370年)立的《大明诏旨》碑,为明太祖朱元璋封“五岳”、“四海”等诸神的诏书。清光绪十九年(公元1893年)立的《顾亭林先生北岳辨》碑,碑文为顾亭林即明末清初著名学者顾炎武先生经多年考证及实地考察写成,他主张北岳及北岳庙祭祀应继续留在曲阳,顺治皇帝不该下诏改祭祀北岳恒山于山西浑源。
        此外北岳庙还存有《赵孟頫碑》、《朱元璋碑》等,这些碑刻在国家级碑刻文物中也都是极具艺术价值的珍品。赵孟頫是元代初期极有影响的书法大家。《元史》本传讲:“孟頫篆籀分隶真行草无不冠绝古今,遂以书名天下”。赞誉很高。“魏公于古人书法之佳者,无不仿学”。尤为可贵的是宋元时代的书法大家多数只擅长行、草体,而赵孟頫却能精究各体。他在北岳庙保存的为曲阳籍西羊平村雕刻先人杨琼的墓志铭就是楷体,故在赵孟頫存世的书法作品中非常少见且更显珍贵。
        北岳庙还存有珍贵的苏轼手书三首词的真迹。这两通石碑为汉白石玉料,各高1.4米,宽0.65米,两通碑面东并立。左侧碑刻苏轼手书的《行香子·述怀》是他被贬定州任知州时考察所属曲阳济渎岩时的有感而发:“清夜无尘,月色如银。酒斟时,须满十分。浮名浮利,虚苦劳神。叹隙中驹,石中火,梦中身。虽抱文章,开口谁亲。且陶陶,乐尽天真,几时归去,作个闲人。对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 右侧碑刻苏轼手书的《临江仙·惠州改前韵》:“九十日春都过了,贪忙何处追游。三分春色一分愁。雨翻榆荚阵,风转柳花毬。阆苑先生须自责,蟠桃动是千秋。不知人世苦厌求。东皇不拘束,肯为使君留。”两碑背面刻有苏轼手书的《满庭芳·归去来兮》:“归去来兮,吾归何处?万里家在岷峨。百年强半,来日苦无多,坐见黄州载闰,儿童尽梦语吴歌。山中友,鸡豚社饮,相劝老东坡。云何?当此际。人生底事,来往如梭。待闲看,秋风洛水清波。好在堂前细柳,应念我莫剪柔柯。仍传语,江南父老,时与晒渔簑。”这两通碑上的字,笔力遒劲,端庄秀美,挥洒自如,堪称传世佳作,极具书法研究及利用-价值。
        另在众多碑刻中还有草书大家怀素的作品。怀素,字藏真,生于唐玄宗开元二十五年(七三七年),卒于唐贞元十五年一七九九一。他少年时即出家为和尚,事佛之余,颇好翰墨,因清贫无钱买纸,乃于居所之地种植芭蕉万余株,以供挥洒书写,且其性疏放不拘细行,每于酒酣兴发之时遇寺壁里墙、衣裙器皿,无不书之。其草书出自王献之、张芝,又得益于邬彤、颜真卿等人所传的笔法。尤得颜真卿之赞许,其大草落笔迅疾,其势若惊蛇走虺,骤风狂雨,随手万变,虽驰骋于绳墨之外,但细玩其书,却回旋进退,莫不中节,沈右评其书谓:"怀素书所以妙者,虽率意颠逸,千变万化,终不离魏晋法度故也。"世人以"旭颠素狂"相称,其实颠非真颠,狂非真狂,醉非真醉,只是他们在写大草时,机神乍到,兴致勃发,解衣盘礴,因势变化,心手两忘,超逸于法度之外,从而达到一种"从心所欲不逾矩"的境地。怀素的作品至今仍是研习草书者崇尚临摹的主要对象。
       曲阳的北岳庙及位于阜平、唐县、涞源三县交界的大茂山即古北岳恒山与山西浑源的北岳庙恒山之争,起始于明朝后期。山西籍官员及文人墨客曾数次上奏要将祭祀北岳恒山改曲阳于浑源,数次上奏数次被驳回,但功夫不负有心人,山西最后还是赢了,清朝顺治爷听信了山西籍重臣及地方官的上奏,下旨祭祀北岳恒山之神的地点由曲阳移往浑源。从此河北曲阳北岳庙废弃不用,清朝后期虽由直隶官员及士绅不断维修但总趋势仍是不断萎缩败落。不过明清时期顾炎武先生的“北岳辨”和现代文人特别是河北及曲阳籍有识之士的研究成果,还是给延续几百年的北岳之争征得了一席之地。北岳恒山已不可能从山西浑源再搬回河北曲阳,但中国五岳“申遗”,国家有关部门决定曲阳联合山西浑源一起来办,这应该也算曲阳的一大胜利吧!

附录:

(一)北岳辨 (顾炎武)
  古之帝王,其立五岳之祭,不必皆於山之巅;其祭四渎,不必皆於其水之源也。东岳泰山於博,中岳泰室於嵩高,南岳灊山於灊,西岳华山於华阴,北岳恒山於上曲阳,皆於其山下之邑。然四岳不疑而北岳疑之者,恒山之绵亘几三百里,而曲阳之邑於平地,其去山趾又一百四十里,此马文升所以有改祀之请也。河之入中国也自积石,而祠之临晋;江出於岷山而祠之江都;济出於王屋而祠之临邑,先王制礼,因地之宜而弗变也。考之虞书:“十有一月朔,巡狩至於北岳。”周礼:“并州其山镇曰恒。”尔雅:“恒山为北岳。”注并指为上曲阳。三代以上虽无其迹,而史记云:“常山王有罪迁。天子封其弟於真定,以续先王祀,而以常山为郡。”然后五岳皆在天子之邦。汉书云:“常山之祠於上曲阳。”应劭风俗通云:“庙在中山上曲阳县。”后汉书:“章帝元和三年春二月戊辰,幸中山。遣使者祠北岳於上曲阳。”郡国志:“中山国上曲阳,故属常山。恒山在西北。”则其来旧矣。水经注乃谓此为恒山下庙,汉末丧乱,山道不通,而祭之於此。则不知班氏已先言之,乃孝宣之诏太常,非汉末也。魏书:“明元帝泰常四年秋八月辛未,东巡,遣使祭恒岳。太武帝太延元年冬十一月丙子,幸邺。十二月癸卯,遣使者以太牢祀北岳太平真君。四年春正月庚午,至中山。二月丙子,车驾至於恒山之阳,诏有司刊石勒铭。十一年冬十一月,南征,迳恒山,祀以太牢。文成帝和平元年春正月,幸中山,过恒岳,礼其神而反。明年,南巡,过石门,遣使者用玉璧牲牢礼恒岳。”夫魏都平城,在恒山之北,而必南祭於曲阳,遵古先之命祀而不变者,犹之周都丰镐,汉都长安,而东祭於华山,仍谓之西岳也。故吴宽以为帝王之都邑无常,而五岳有定。历代之制,改都而不改岳。太史公所谓“秦称帝都咸阳,而五岳四渎皆并在东方”者也。隋书:“大业四年,秋八月辛酉,帝亲祠恒岳。”唐书定州曲阳县:“元和十五年,更恒岳曰镇岳,有岳祠。”又言:“张嘉贞为定州刺史,於恒岳庙中立颂。”予尝亲至其庙,则嘉贞碑故在。又有唐郑子春、韦虚心、李荃、刘端碑文凡四,范希朝、李克用题名各一,而碑阴及两旁刻大历、贞元、元和、长庆、宝历、太和、开成、会昌、大中、天佑年号某月某日祭,初献、亚献、终献某官姓名凡百数十行。宋初,庙为契丹所焚。淳化二年重建,而唐之碑刻未尝毁。至宋之醮文碑记尤多,不胜录也。自唐以上徵於史者如彼,自唐以下得於碑者如此,於是知北岳之祭於上曲阳也,自古然矣。古之帝王望於山川,不登其巅也,望而祭之,故五岳之祠皆在山下;而肆觐诸侯,考正风俗,是亦必於大山之阳,平易广衍之地,而不在险远旷绝之区也明甚。且一岁之中,巡狩四岳,南至湘中,北至代北,其势有所不能。故尔雅诸书并以霍山为南岳,而汉人亦祭於灊。禹会诸侯於涂山,涂山,近灊之地也。水经注曰:“上曲阳故城,本岳牧朝宿之邑也。古者天子巡狩常山,岁十一月至於北岳,侯伯皆有汤沐邑以自斋洁。周衰,巡狩礼废,邑郭仍存。秦以立县,县在山曲之阳,是曰曲阳。有下,故此为上矣。”而文升乃谓宋失云中,始祭恒山於此,岂不谬哉!五镇惟医无闾最远,自唐於柳城郡东置祠遥礼,而宋则附祭於北岳之祠。然则宋人之遥祭者,北镇也,非北岳也。世之儒者,唐宋之事且不能知也,而况与言三代之初乎?先是,倪岳为礼部尚书,已不从文升议,而万历中,沈鲤驳大同抚臣胡来贡之请,又申言之,皆据经史之文而未至其地。予故先至曲阳,后登浑源,而书所见以告后之人,无惑乎俗书之所传焉。

  (二) 北岳新辨  (尧山壁)

一则消息说,在中央电视台的“开心辞典”节目中,主持人问:北岳恒山在哪里?嘉宾答:山西浑源。主持人说“错”,正确答案是河北曲阳。谈笑间纠正了一桩300多年的错案。
    查阅历史,唐虞之时已有四岳之称,周朝时增加了一个中岳,形成五岳。岳者,山之尊者也。先民崇拜大山,五岳成为统治地位和领土征服的象征。从《尚书》《礼记》《史记》《水经注》到《元和郡县志》,北岳都在曲阳。宋代著名科学家沈括《梦溪笔谈》卷二十四记载:“北岳常山,今谓之大茂山是也。半属契丹,以大茂山分脊为界。”汉时因避文帝刘恒之讳,改称常山,南北朝北周复名恒山。三千年没有争议,直到明朝末年才出现“改议祀北岳于浑源”一说。兵部尚书马文升说,曲阳在京师之南,方位不符,随即遭到礼部尚书倪岳引经据典的有力驳斥,此议被否决。著名学者顾炎武亲临曲阳、浑源实地考证,写出了《北岳辨》,指出历来“祭山不祭巅,祭河不祭源。”“五岳有定,历代之制,改都而不改岳。“就连当时山西名士乔宇、元好问也站在直隶一边,乔宇《登恒山六首》说:“岳势巉巉俯北陲,曲阳飞石事应奇。”元好问《登北岳》诗:“大茂维岳古帝孙,太朴未散真巧存。”而浑源称岳,史无可考。只有一个民间传说,说北岳庙有一块飞石(陨石)是从浑源飞过去的,留下了一个飞石窟。直隶监察御史黄应坤前往察看,窟亦未见。明清改朝,顺治入关,少不更事,听了他老师、山西人张廷玉的悄悄话,加上他本人对五台山情有独钟,便轻率地准了“移祀北岳于浑源”奏章,改变了三千年北岳祭祀的历史。其实浑源本无恒山,新称恒山者原名高氏山,亦称崞山,浑源还叫过崞县。
    有个连顺治皇帝也无法改变的铁证,天下唯一的北岳庙在曲阳。自古庙岳不离,东岳庙在泰安,西岳庙在华阴,南岳庙在衡阳,中岳庙在登封,岳与庙是一眼望见的距离,帝王祭岳才叫“望祭”。《汉书》上说,天汉三年“始立祀上曲阳县”,北岳庙修建于北魏景明、正始年间,唐开元、宋淳化年间两次大修,可不是从哪儿一阵风刮来的。
    前不久,我参观了衡山和南岳庙,与之相比,北岳庙早出118年,规模也大了一倍。北岳庙是一个宫殿式古建筑群,坐北朝南,走过莲花池上的登岳桥,中轴线上依次是朝岳门、御香亭、凌霄门、三山门,两旁古柏森森,眼前重檐叠影,脚步与敬畏一路抬升,真如唐开元年间修庙时,定州刺史段愔预见的那样:“睟容凝湛,未施敬而自敬,不有威而自威。”
    最后来到大庙的主体建筑德宁之殿。它建于两米高的砖制台基上,面宽九间,重檐庑顶,黄琉璃瓦,高25.6米,比南岳庙高出一丈,面积2009平方米。其规模与东岳庙的天贶殿相同,显示了它在岳祀中的崇高等级。北岳庙历经千年而不衰,不像一般庙宇,随着一个朝代的结束而土崩瓦解,而是坚强而体面地延续下来,而且逐步完善起来,与它的岳祀等级和在人民心中的位置有关。
    德宁之殿是一座稀世罕见的艺术宫殿,富丽堂皇,浑身是宝,让我惊叹不已。其一槛墙砖雕,有着连环画的内容。东边武士出征,战马飞驰,奔走相告,欢庆胜利。西边神仙欢聚,歌舞升平,龙飞凤舞,安居乐业。造型古拙,雕工精细,如书法中的篆隶。其二木架结构,乳栿相对,双昂重拱,装饰性很强。乳栿与斗拱连接处下施绰幕枋,呈月梁状。工整严谨,一丝不苟,如书法中的唐楷。其三,东西北三面墙上壁画,精美绝伦。东壁《云行雨施》,西壁《万国咸宁》,道教题材,描绘天地和五岳四渎之神会聚北岳恒山的故事。采用隋唐流行的铁线描笔法,线条流利洒脱,人物仪态万千,山水气势磅礴。七十六个人物,个个栩栩如生,衣带飘飘,眉目传情。天然矿石颜料,加上沥粉、贴金技法,历经千年沧桑,依然色彩艳丽,光彩照人。吴带当风,行云流水,如书法中的行草。左上方的飞天神,相貌狰狞,横枪倒戈,气势逼人。这就是著名的“曲阳鬼”,舞台和绘画上钟馗的原型。它和赵州柏林寺大殿上的洨河石桥,并称“曲阳鬼,赵州水”,是唐代著名画家吴道子的代表作。关于吴道子亲临北岳庙作画,《直隶州志》《寰宇访碑录》《京畿金石录》和《中国壁画艺术》都有记载。
    另一个与北岳关系密切的中国历史文化名人是苏轼。他作定州刺史时,十分关注北岳庙,曾乞降度牒十五道,欲修葺北岳庙,并用北岳松脂制成松醪酒,创作了传世之作《中山松醪赋》。后来南贬惠州,还做《偃松屏赞》怀念北岳,“燕南赵北,大茂之麓。天僵雪峰,地裂冰谷。凛然孤清,不能无生。生此伟奇,北方之精”,患难之中,不忘以北岳之松自勉。
    所以就文物和艺术价值而言,北岳庙的建筑和壁画,完全可以与周恩来总理亲自关注的山西运城永乐宫媲美,是国之瑰宝。天下北岳在曲阳,北岳庙是铁证,本来无可争辩。可是顺治爷偏听偏信,拍错了板,为他的年轻付出了代价。尽管清初大兴文字狱,士人噤若寒蝉,但是还是有人站出来鸣不平。学者魏源在《南岳吟》中,说“岱山如坐,华山如立,嵩山如卧”,而北岳是“恒山如行”。弦外之音是,泰华诸岳坐不更名,立不改姓,而北岳恒山被人抢走了。
    类似闹剧,历史上也有上演。南岳衡山自古有之,《尚书》《礼记》等均有记载。可是,汉武帝南巡时,一时高兴,南祭祀于霍山,改霍山为南岳。为此引起司马迁、班固等史学家均有微词曲笔,所谓春秋之笔。《史记·封禅》说:“其明年冬,上巡南至江陵而东,登礼潜之天柱山,号曰南岳。”而同篇写舜五月南巡至南岳,结语还是“南岳,衡山也。”班固《前汉书·郊祀志》,记汉武登天柱山,连“南岳”二字都不提。汉至魏晋许多名著,如《尔雅·释山》《水经注》《山海经》,皆以衡山为南岳,置汉武之言于不顾。威严无比的汉武大帝,说错话还不算数,何况一个少年天子乎!所以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势必拨乱而反正。所以1980年版《辞海》,做出平反结论:恒山,古北岳,在今河北……
    但是,自古燕赵多慷慨悲歌之士,做事大度,既讲原则又历史问题向前看,在中国五岳“申遗”时,还是联合山西浑源一起办,不因前人的失误而伤了今人的和气。

北岳庙游记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北岳庙主体建筑--徳宁之殿

 

北岳庙游记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徳宁之殿巨匾传说忽必烈所书

 

北岳庙游记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赵孟頫碑

北岳庙游记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朱元璋碑

 

北岳庙游记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怀素碑

 

北岳庙游记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苏轼碑1

 

北岳庙游记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苏轼碑2

 

 

  评论这张
 
阅读(2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