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摄影爱好者的考察日志

 
 
 

日志

 
 

莲池碑刻《蔡京送行诗》考析  

2015-01-24 11:30:4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蔡京送行诗》碑刻的历史渊源

保定古莲花池北廊壁上镶嵌的蔡京送行诗碑刻,系北宋元佑四年(1089年),客省副使李誴(cong)被皇帝从京城开封调到保州(今河北省保定市)任职临行前,同僚、亲朋好友及其妻等人为他设席赋诗送行之作。李誴到保州任职后不久,即命人将这些送行诗合辑镌刻于一石。据资料载原碑刻在署衙曾多年用做垫脚石,1948年保定解放后,市政府为整修莲花池自城中废弃的寺观、祠堂、衙署等地收集石料运送至莲池,当时大量的碑石被裁为石桥的台阶、碑座、柱础等,该碑刻就是在这个时期被运到莲池的。工作人员当时曾拓得此刻石一纸,八十年代古莲池修建碑廊时依据原拓片复刻并镶嵌于碑廊之上。因发现时碑刻已断裂且右下部有泐字。故复刻时泐(le)字部分为缺字。

《蔡京送行诗》碑刻文字布局特殊,送行诗将碑分为上下相等的两部分,蔡京的送行诗占了上部面积的约五分之四,其他人的约八首送行诗只占了上半部的五分之一及下半部。蔡京的送行诗不仅字大醒目,而且是蔡京的真迹摹刻于石的;其他人的送行诗不但字小,且是由人用楷书统一书写后再摹勒上石的。由此可见,李誴在命人镌刻此碑时,其意图是要突出表现蔡京的诗及书法,蔡京的字写得字势豪健,运笔飘忽快捷,笔迹瘦劲,至瘦而不失其肉,转折处可明显见到藏锋,露锋等运转提顿的痕迹,是一种风格很独特的字体。由于他曾被称为“六贼之首”,所以后人收藏保存他的字的并不多,将他的字刻成碑流传的就更少了。因此保定莲池现存的北宋大书法家蔡京的真迹就愈显的弥足珍贵,实为保定莲池碑刻文物的珍品。

二、蔡京与李誴其人

蔡京,字元长,北宋权相之一、书法大家。北宋兴化仙游(今属福建)人,熙宁三年进士及第(即状元),先为地方官,后任中书舍人,改龙图阁待制、知开封府。崇宁元年(1102年),为右仆射兼门下侍郎(右相),后又官至太师。蔡京先后四次任相,共达十七年之久。蔡京兴花石纲之役;改盐法和茶法,铸当十大钱。北宋末,太学生陈东上书,称蔡京为“六贼之首”。宋钦宗即位后,蔡京被贬岭南,途中死于潭州(今湖南长沙)。

李誴,宋史中并无记载此人。碑刻落款为:“元佑四年九月十一日客省副使权定州路兵马铃辖知保州军州兼管内劝;农事兼保州广信安命军沿边都巡检兼河北第三将李誴刻石”。从其妻胡远的送行诗中了解到:李誴是西汉名将“飞将军”李广的后代。李誴不到20岁就在都城开封做了京官,官职虽然不大,但在开封还是有些名气。从蔡京的送行诗中看李誴与蔡京的关系,蔡京对李誴的才能是了解的,对李誴本人也是尊敬的,并且亲自来参加李誴的送行诗宴,说明他们两个是比较要好的朋友。据考蔡京当时42岁,官职是权开封府,属正四品官员,蔡京给李誴写诗的时候,既不是奸相,也未成为“六贼”,蔡京对级别比他低的李誴用“伏惟”、“笑览”这样的恭敬词句,说明蔡京还是一个很谦逊的官员。因为蔡京此时已是进士及第且在书法上已经有了一些成就,所以李誴非常喜欢蔡京的字,并将他的送行诗以原迹形式刻于碑上显要位置。蔡京送行诗虽仅80个字,但写得潇洒流畅、神采飘逸、雅俗共赏。

三、《蔡京送行诗》赏析

蔡京送行诗全文如下:铃辖客/帝恩移守保塞拙诗一首聊以送行/伏惟/笑览/蔡京上

帝命光华象轴开,/ 紫泥封下九天来。/ 登坛授钺将军事,/剖竹分符刺史材。/十万貔貅环玉帐,/三千宾客在金台。/临风把酒西郊路,/怅望狼山首重回。

“铃辖客”是诗的题目,“铃辖”是官职名,也称“兵马铃辖”,是李誴新任的官职名。“铃辖客”的意思是将这首诗送给准备到他乡当“铃辖”的李誴。“帝恩移守保塞”一句是诗的小序,说明写诗的缘由。“保塞”亦指今保定市,保定在北宋时还未升为“保州”之前称“保塞”。“伏惟”、“笑览”是北宋时流行的一种谦敬之辞,并不一定表示身份的高低;“蔡京上”的“上”也是常用敬辞。

蔡京的送行诗是一首七言律诗。“帝命光华象轴开,紫泥封下九天来”,是写李誴接到皇帝任命诏书时的情况。“光华”是光辉,“象轴”是象牙做的轴;“紫泥”:古人书信用泥封,泥上盖印,皇帝诏书则用紫泥,后称皇帝的诏书为紫泥诏,简称紫泥,“九天”,指皇室。这两句的意思是说打开用象牙做轴的皇帝诏书,光辉耀眼。“登坛授钺将军事,剖竹分符刺史材”,是写李誴新被任命的官职。“坛”,是土筑高台,古时出征、盟誓等大事皆筑坛;“钺”是古代的一种兵器,“授钺”指任命为领兵打仗的武职,“将军”泛指军中将领,不实指军队职务;“剖竹分符”:古代帝王分封诸侯功臣,任命将帅郡守,把符节割分为二,双方各执一半,作为信守的凭证,叫“剖符”,剖竹做的符节,叫“剖竹分符”;“刺史”是官名,始于西汉,此官职各代的职掌变化比较复杂,宋制虽仍有刺史一官,仅属虚衔,并不赴任,习惯上用作知州的别称。李誴从开封调到保州,不是什么大事,既不“登坛授钺”,也不“剖竹分符”,这两句只是形容李誴身兼文武两职。“十万貔貅环玉帐,三千宾客在金台”,夸张地描写了李誴到保州以后的气派。貔貅是中国古代神话传说中的一种神兽,比喻勇猛的军士;“玉帐”,指军帐,征战时主将所居的帐幕,“金台”用的是战国时燕昭王筑黄金台招贤纳士的典故,“十万”和“三千”是夸张,不是确数。第七句“临风把酒西郊路”是写为李誴设席送行的场景。“西郊”是送行的地点,指开封城西郊外。最后一句“怅望狼山首重回”:“怅”是“失意,烦恼”的样子,“望”在这里是“向远处看”,“怅望狼山”表达的是一种与朋友离别时失落的心情。唐代大诗人王昌龄曾写过一首著名的《出塞》诗,诗中写道:“秦时明月汉时关,万里长征人未还,但使龙城飞将在,不教胡马度阴山”。诗中的“飞将”歌颂的就是飞将军李广,“阴山”指的就是狼居青山——狼山。卫青、霍去病和李广都是同时代抗击匈奴的名将,卫青、霍去病最后都封侯拜将,而李广却落了个自杀的悲惨结局,想到这段历史,蔡京因而感到惆怅,“怅望狼山”回头再看李誴,更希望他到保州任职后能够建功立业。

 

参考资料:

①康德武.蔡京送行诗碑解析.文物春秋[J].1996(3):54-57.

②梁松涛,马学良.保定古莲池刻石所见宋人诗作.文献[J].2012(1):108-109.


莲池碑刻《蔡京送行诗》考析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莲池碑刻《蔡京送行诗》考析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评论这张
 
阅读(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