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摄影爱好者的考察日志

 
 
 

日志

 
 

日军侵华之保定沦陷记  

2015-02-02 19:22:5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日军侵华战争之保定沦陷记

1937年7月7日,侵华日军发动了“卢沟桥事变”。全国人民迅速掀起了声势浩大的抗日救亡运动。7月17日,蒋介石发表了著名的庐山演说:“全国应战以后之局势,只有牺牲到底,无丝毫侥幸求免之理。如果战端一开,那就是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无论何人,皆有守土抗战之责任,皆应抱定牺牲一切之决心”。国民政府军事当局同时也做了各种紧急应付战争的准备,迅速在国内进行了战争动员和部署,并相继调动第26路军孙连仲部、第40军庞炳勋部、第53军万福麟部、第13军汤恩伯部、第52军关麟征部、第14集团军卫立煌部、第84师高桂滋部,火速驰援华北前线。
         7月29日至30日,北平、天津相继被日军攻陷,侵华日军把下一个进攻目标锁定为占领涿州、夺取保定,以策应山西忻口方面之作战。中国军队在平汉路方面的作战要领是,沿平汉路多线设防,步步为营,节节抵抗,以期实现“以空间换取时间”的战略。该地区作战主力为第一战区第2集团军,集团军总司令刘峙将军驻保定指挥作战。其3条防线的具体部署如下:以第26路军孙连仲部、第53军万福麟等部为第一线防御部队,防守房山、周口店、琉璃河、码头镇、固安、永清一线,保卫保定前哨涿州;以第52军关麟征部为第二线防御部队,防守新安、漕河、满城一线,拱卫保定城;以第20集团军和独立第46旅为第三线防御部队,固守石家庄以北之正定。
         9月中旬,日军香月清司第1军以第6、第14、第20师团为主力,从北平附近出发,分三路向涿县、保定地区大举进犯。日军第1军主力的第6、第14师团在前进过程中,遭到守军坚强阻击,孙连仲亦派出有力部队在拒马河一线堵截敌人。15日,日军增调兵力,在战车、重炮掩护下,加强攻势,强渡拒马河,将守备这一线阵地的第47师裴昌会部分割包围,守军与敌激战半日,被迫突围撤退。
        9月18日,涿县陷落。日军攻陷涿县后,中国军队因战局变化太快,部署未定,形成混乱局面,而日军利用其反应迅速的特点,快速推进,长驱直入,沿平汉路两侧向保定扑来。涿县一失,保定失去屏障,其防御岌岌可危。这时前线友军在日军压迫下纷纷溃退,已经无法节制。刘峙将军非常焦急,急电南京中枢请求火速增派援军。但中国军队大部主力此时正在淞沪战场与日军鏖战,无法北调,南京中枢只得指示刘峙将军“应就现有兵力,努力支撑,与敌持久”。并要求第2集团军“在保定附近与敌决战”。当时,防守保定的中国军队只有第52军(辖第2师、第25师)和刚刚增援上来的陕军冯钦哉部的第17师(师长赵寿山)。以后云南部队第三军曾万钟部奉命增援保定,但该部未开至前线,即借口与刘司令失去联络,匆匆退往安国。
         9月24日,保定陷落。当时防守保定的部署是:52军第2师(师长郑洞国)居中担任保定城防及平汉路正面防御。第25师(师长张耀明)在第2师左翼,防守满城至保定一线阵地。陕军第17师在第2师右翼,防守保定至高阳一线阵地。第2师师长郑洞国命令第4旅(旅长赵公武)守卫保定城垣,第6旅(旅长邓士富 )在保定以北沿漕河南岸占领阵地。郑洞国的指挥部设在城南关外。
        先前,自7月底开始,日军为摧毁保定守军战斗意志,连续向保定城内进行狂轰滥炸,造成许多无辜市民伤亡。9月16日,日军飞机轰塌西门北城墙一段,保定火车站的月台、站房均被炸毁,进入车站防空洞的车站工作人员、军警、难民,因防空洞被炸塌窒息而死者有60人之多。晚8时后,敌机再次轰炸,河北省政府、第52军军部等均被炸弹击中。
        9月17日晨6时,日军飞机13架再次飞临保定上空,市内最繁盛的西大街商业区成为主要轰炸目标,许多楼房中弹倒塌,许多居民惨遭其祸。市民们大都出城逃难。到下午4时,保定城内街上已空无一人。到19日,不但城内居民逃匿一空,就连政府工作人员与维持治安的军警也全部逃之夭夭。
         9月22日晨,日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向满城、漕河一线阵地发动猛攻,正式拉开了保定保卫战的序幕。日军依仗着强大的炮火优势和雄厚的兵力,向保定守军阵地发动了一次次凶猛的进攻。第52军以仅有的两师兵力,沿漕河南岸,右依湖沼地带,左倚满城高地,防守着长约20公里的正面战场,兵力颇为单薄,且漕河水浅,随处可以徒涉,不成障碍,形势对守军极为不利。有赖于守军士气旺盛,将士用命,拼死击退了敌人的多次进攻。战至午后,日军后续部队源源而至,攻势愈加凶猛。日军飞机不断向守军阵地低空俯冲,扫射轰炸,敌重炮群也隔河齐射,将漕河南岸阵地几乎全部击毁,继之出动大批步兵在10余辆战车的掩护下渡河向守军轮番冲击。第2师第6旅伤亡惨重,官兵们匍匐在倒塌的工事里,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顽强抵抗,将一批批冲上来的日军消灭在阵地前,漕河河道里也横七竖八地躺着不少日军尸首,将河水都染红了。由于守军当时缺乏战防炮,对日军的战车活动一时没有办法,致使其几度冲入阵地,左冲右突,给中国守军造成很大伤亡。万般无奈之下,一些士兵冒死爬上日军战车,将炸药和集束手榴弹挂在战车上,将其炸毁了几辆,其余的见情形不妙,才仓皇遁回北岸。黄昏以后,战斗仍在持续。保定守军与日军血战一天,伤亡很大,坚守在保定以北沿漕河南岸阵地的第6旅旅长邓士富,连连向师长郑洞国请求增派兵力,郑洞国从城内抽出一部兵力增援了上去。夜幕降临,双方在满城、漕河全线激战,枪炮声震耳欲聋,战火映红了夜空。翌日黎明前,日军突破了第25师在满城高地的阵地,随即向守军左翼迂回攻击,与第25师各团混战。郑洞国闻讯急命第6旅抽出第11团,前往增援该师作战,但敌人已乘虚涉过漕河,第11团险被包围,经苦战才摆脱了敌人。据守满城西北高地的第25师第75旅第149团一部,与日军浴血苦战,最后全部牺牲。满城于22日失陷。与此同时,日军第20师团已迂回至保定西南铁路和方顺桥一带,对保定形成远近多重包围。 敌人多架战机发着凄厉的尖叫声,在保定城上空往返俯冲、轰炸,士兵们伏在工事里,几乎可以看清楚敌飞行员的面目。郑洞国见漕河阵地已不能守,只得命令第6旅放弃沿河阵地,退守保定城垣工事。
        9月23日上午10时许,敌人在飞机和地面炮火的掩护下,直扑保定城下,敌战车多辆亦经过漕河铁桥直冲保定城北门。漕河铁桥曾被守军爆破,但是因破坏不彻底,很快被日军修复。保定城墙外虽有一道护城壕,但并不能发生作用,很快被日军突入,双方在北门内外和附近城垣上发生剧烈的肉搏战。郑洞国见战况危急,急命师直属部队前往增援,并令部队由两翼组织反冲击,截断攻城的日军。激战到中午,守军终于将突入城内的百余名日军全部歼灭,并将余敌逐出沿城工事。以后敌人又发动了几次攻击,均被守军击退。日军见正面进攻受挫,遂派一部兵力迂回袭击于家庄和方顺桥车站,黄昏前也被守军打退。 午后3时许,郑洞国正指挥部队与敌激战,第52军关麟征军长突然打来电话。电话里传来急促的声音:“郑师长吗?你那里情况怎样?”郑洞国报告已将敌人击退,现在与日军在城外对峙的情况。关麟征听后连连说:“好,好!保定一定要守得时间长一些,愈长愈好。”停了一下,他又说:“现在第25师压力很大,有的部队已经垮下去了,我准备转移阵地,将第25师布置在保定以南地区,作军的预备队。裴昌会的第47师正在向我们靠拢,刘总指挥(刘峙)已命令他协同你师守城。你有什么情况可随时与我联系。”郑洞国又问刘总指挥现在何处,关麟征回答说,他几天前就已经撤到后方去了。话未说完,电话就中断了。傍晚,日军攻击一度减弱,郑洞国估计敌人正在准备新的攻势,乃抓紧时间调整部署,决心与敌人背城一战。谁知晚上情况突然发生逆转,日军一支骑兵部队,乘第25师后撤,偷偷由守军左翼包抄过来,袭击了第2师后方机关,将辎重部队、医务队和电台等全部冲散,并对保定采取包围态势。这样第2师同上级和友军完全失去了联络,后方补给也中断了,保定事实上已成为一座孤城。郑洞国感到事态严重,因电话通讯也已中断,遂派人连夜去寻找军部请示机宜,并与友军第17师联络。午夜前,派出去的人先后失望而归,报告说军部和第25师早已走得不知去向,根本未在保定以南地区停留。右冀第17师也无法联络上。事后得知,原来他们也早已后撤了。
          9月24日天刚亮,日军就对保定城发动了全面总攻。敌人多架战机发着凄厉的尖叫声,在保定城上空往返俯冲、轰炸。不多时,城内便硝烟弥漫,燃起多处大火。紧接着,日军集中几十门大炮猛烈轰击保定城垣工事,长达1小时之久。日军的一排排炮弹铺天盖地袭来,炮火之猛烈达到空前程度。据守在墙垣工事里的官兵们,被炸得血肉横飞,惨不忍睹,城墙也被打塌了多处,形成了几道很宽的缺口。日军千余步兵乘机蜂拥突入,与守军短兵相接,发生激烈混战。第2师官兵虽然遭到敌人炮火很大杀伤,仍顽强据守在城内建筑物里和街道两侧民房屋顶上,居高临下,以交叉火力猛扫突入城内的日军。城墙缺口边躺满日军尸体和伤兵。但敌人愈来愈多,大批日军在战车掩护下继续涌进城内,并向两翼扩展以发展战果。正在城内巷战激烈进行之际,裴昌会将军率第47师赶到了。(该部先在白沟河一带协同三十军作战,面对装备精良、拥有炮兵群和战车的日军的疯狂攻击,在前线友军节节失利的情况下,他督率所部顽强作战,坚守阵地达7昼夜,奉命冲破敌人的封锁线,经易县转移到保定城关)他将队伍驻扎在城外,只带了几名随从匆匆来到南门城下的第2师师部。裴昌会北伐前原系孙传芳部下一员战将,久历戎行,作战经验丰富,所部也颇有战力。这时各路友军已不受命令约束,都在竟相向后方逃命,惟裴将军不避艰险,依令而来,此举使郑洞国对他十分敬重。见面后,裴昌会便急切地了解城内战斗态势,并向郑洞国询问是否将其所部官兵开进城内与日军接战。郑洞国请参谋长舒适存扼要地介绍了一下战斗情况,以及守城军队所面临的险恶处境,说明目前日军完成了对保定的战略包围,守军孤军作战,恐难挽回败局,且有被敌人消灭之危险。裴昌会闻言默然良久,未明确表示态度。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此刻死守保定城已无希望,只是碍于未接到上级的撤退命令而不好言明。到了上午11时左右,保定城内的守军已防守不支,日军逐渐占领了大半个城市,并对守军实施分割包围,第4旅旅长赵公武率大部守军,被迫突围向保定东南的张登镇方向转移。此时城内一片混乱,除了师直属部队以外,郑洞国对其他各旅已失去掌握。第2师参谋长舒适存见情况紧急以保全实力,请两位师长速做决断,否则就来不及了!”裴昌会也以探询的目光注视着郑洞国。郑洞国回忆道:“我知道时间不允许我们再拖延下去,遂下决心说:我们并未奉死守到底的命令,况现已抵抗二昼夜,孤军难支,应撤出保定以保全部队,将来若有问题由我承担。不知裴师长意见如何?“我同意郑师长的决定,此事还是大家共同负责,就赶快行动吧!”裴将军见郑洞国态度明确,遂也表示同意。郑洞国见大家均无异议,乃下令撤退。这时日军已逼近南门,郑洞国指挥骑兵团、工兵营、通讯营、山炮营、特务连等师直属部队且战且退,沿平汉路向南撤退,保定城遂告陷落。
        此次日军进攻保定,共动用3个师团,140余辆坦克、装甲车,260余门火炮,60余架轻、重轰炸机向守军阵地进行猛烈的进攻。日军在媒体承认,被中国守军击毙1488人,重伤4000人以上。中国参战部队伤亡约2万余人。其中第26路军和第52军的第2师、第25师伤亡尤为严重。在南撤时,第2师和第25师战斗兵员所剩不满3000人。其战况之激烈,正如《大公报》记者所说:“保定城垣保卫战之激烈,牺牲之悲壮,在平汉线为最甚。
日军侵华战争之保定沦陷记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蒋介石发表抗日演说 

日军侵华战争之保定沦陷记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日军渡河时情景 

日军侵华战争之保定沦陷记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日军占领易县县城 

日军侵华之保定沦陷记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日军占领定县后汉奸组织庆祝入城仪式

日军侵华战争之保定沦陷记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日军轰炸保定市区后 

日军侵华战争之保定沦陷记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日军向保定进犯 

日军侵华战争之保定沦陷记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日军占领保定车站

日军侵华战争之保定沦陷记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日军占领保定军校

日军侵华战争之保定沦陷记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日军占领保定后 在报纸上发的号外

日军侵华战争之保定沦陷记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日军侵华战争之保定沦陷记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日军侵华战争之保定沦陷记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刘峙(时任第一战区第二集团军总司令) 
日军侵华战争之保定沦陷记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关麟征(时任52军军长)
日军侵华战争之保定沦陷记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郑洞国(时任52军2师师长)
 
日军侵华战争之保定沦陷记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郑洞国将军在长城抗战任旅长时留影
日军侵华战争之保定沦陷记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赵公武将军(时任52军2师4旅旅长负责保定城垣的防守)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