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摄影爱好者的考察日志

 
 
 

日志

 
 

回忆祖父老部队(国军第36师)抗战的往事(一)  

2015-04-24 23:56:4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近经组织批准,查阅了本人档案中1978年考学出来时原籍公社和大队革委会出具的关于祖父历史问题的证明材料:“自查档案,姚国栋1937年前在家务农,1937年9月在安徽绩溪县修铁路,同年10月至1949年11月在郑州自投国民党兵36师108团机枪一连任下士、上士班长,后升任司务长、少尉助理员、中尉排长、代理上尉连长等职务。1949年11月在广东阳江所在的36师被歼,被俘后经过教育开具释放证发路费回河北定县老家……。”
        通过查阅有关资料得知:安徽绩溪县修铁路情况如下:皖赣铁路第四次上马是1936年。同年5月,京赣铁路工程局成立,开始全线勘测设计。此次将皖境铁路与赣境铁路分为两段,分别于1936年9月和1937年2月先后开工,1937年7月和10月相继铺轨。1937年11月,南京、宣城相继沦陷,即将建成的皖赣铁路被迫停工。沦陷时全线路基桥涵已基本完成,南北两端已部分铺轨。1938年夏,日军逼进中原,国民党政府命令当地驻军破坏路基桥涵、隧道,拆除轨道,此后,初具规模的皖赣铁路只留下了一条残缺不全的路基。
         据祖父当时曾给我讲过,1937年当时他是跟着同乡(包工头)外出打工修铁路挣钱。七七事变后保定定县一带沦陷,包工头卷工程款跑了,回家无路费且路又不通通讯也断了。情急之下祖父就当了兵先混饱肚子再说。
        祖父姚国栋(1908-1991),文化程度,高小毕业。这在当时也算有些文化根底,记得祖父的毛笔字写得不错,本人目前所仅有的毛笔字基础就得益于祖父的教诲,如握笔、文字的书写基本要领等等。祖父一生诚实守信,为人更是宽厚待人,文革那个年代在国民党部队12年,行伍出身最后官至上尉连长,文革前期清理阶级队伍时定为一般历史问题,按人民内部矛盾处理已着实不易。当时如打成四类分子,子女受到牵连可就大了,别说当兵、上学、入党,就是儿孙们娶媳妇都受到影响,在原籍时就有四类份子的子女换亲轮换亲等实例。那个年代不知人们的思想为什么都疯了?记得爷爷说过他当司务长时出去采购物品回来部队紧急任务已经开拔,爷爷身上带着许多部队的经费。长官们都铁认肯定跑路了。可爷爷千辛万苦冒险将大洋一元不少的交还了部队。就因此事受到长官们的刮目相看并受到重用。
       本人在原籍时经常听祖父讲他过去抗日的老事,当我一讲到国民党军队不抗日躲到峨眉山上看猴,日本投降后下山摘果实时,祖父和大伯就争辩说抗日的正面战场是国民党的正规部队打的,如淞沪抗战、台儿庄战役、南京保卫战、武汉会战、长沙会战、抗日远征军等等。当时战场环境残酷惊人,保卫武汉时36师仅剩800余战斗人员,经历那个年代活下来就已经很不易了。反正他们叔侄俩经常念叨那些年的老事,我是出于好奇很认真的听他们不停的讲,记得我母亲经常说他们快不要给孩子们说你们过去的事了,让外人知道可怎么得了。
        大伯姚建中是祖父的亲侄子,年龄比爷爷小不了几岁,我父亲比我大伯家的大哥就大一两岁”,大伯是黄埔军校上海分校的毕业生,北京和平解放时官至国民党嫡系部队的营长,他在文革时被打成四类份子是因为他在57年反右时在工厂里给领导写大字报,提意见而被打成右派后下放回原籍的。记得大伯都是四类份子了,还对贫下中农的大小队文盲干部们说,你们不行!北京和平解放时我要是在解放军里干现在起码是旅长、师长了,走起路来身后起码有三四个警卫员跟着云云,这在当时在村里都已成为了笑谈,大伯50多岁还和年轻人摔跤一点也不畏惧。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每天早晨在村里公用水井边上拿着脸盆洗脸刷牙,始终保持一个军校毕业生的军人习惯。《地主、富农、反革命坏分子、右派,当时简称为地富反坏右并谓之“四类份子”》
        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为了解祖辈们曾在当年抗日的战场上撒过热血,查了一些关于祖父当时所在国民革命军陆军第36师的抗日战争时期的轨迹和战绩。不看不知道,一看很是惊人,原来36师在抗日战争时期是国民党部队里是非常有名气的劲旅!
        下面便是摘录的关于36师的简单历史以飧读者,同时也是对故去多年的祖父的一些怀念,敬重所有的那些在历史上曾为民族而战的英雄和先烈们!
          国军陆军第36师简史:
        
1933年9月,在第87师和88师两个师的补充旅共四个团的基础上,组建了第36师,师长宋希濂,副师长钟彬,参谋长向贤矩。1936年,36师参加讨伐西安事变的张学良杨虎城而进驻西安。宋希濂兼任西安警备司令。1936年12月36师完成德式师的整编工作,1937年1月36师获颁军旗。第36师当时整编为德械师时的各级主官为:师长宋希濂,副师长钟彬,参谋长向贤钜;第106旅陈瑞河,辖第212团顾葆裕、第213团李志鹏;第108旅杨光钰,辖第215团刘英、第216团胡家骥。
         1937年8月13日淞沪抗战当晚,国民政府令第三十六师宋希濂“火速赴上海
参战”,宋希濂率第三十六师由西安,杀奔上海,作为第一批部队进入战场。沿途人民知其去上海抗战,一切车辆为该师让路。第三十六师两昼夜跃进三千里抵达上海前线。第三十六师与日军第三师团巷战。此敌乃日本逢战必用之头等主力。宋希濂督军寸土不让,与敌逐街逐屋争夺,周旋两个多月。第三十六师极为英勇,团长胡家骥中五枪不下火线;宋希濂遭敌炮击仍坚持指挥。部队先后补充了四次兵员,官兵伤亡一万二千多人。淞沪会战,多数师只能顶半个月,第三十六师在此苦战近二个多月,直至国军全线撤退。宋希濂于战场上晋升国民革命军第78军军长。
       淞沪战场后,国民政府统帅部决定固守南京一至两个月,以唐生智为
首都卫戍司令长官,指挥南京防御。12月初,国民政府从第三战区和第七战区先后调集十一个师,加强南京防御力量。此时,第36师与第87师、第88师和教导总队当时国军仅有的德械师都在其列。
         36师是参加南京保卫战的德式师中唯一建制完整的部队,但也因伤亡过重而调江西萍乡进行了三个多月的休整补充。1938年5月豫东作战开始后36师奉命参战,在开封地区与日军作战中毙敌千余。
        1938年8月武汉会战中,36师终于不负厚望,创下了该师整个抗战期间最为辉煌的战功。1938年9月1日,36师在富金山800高地展开阻击由合肥迂回武汉的日军第2军。9月3日,日军第13师团在飞机、坦克和炮兵掩护下突破了71军在新集子与石门口的警戒阵地后直扑由36师坚守的71军主阵地富金山。71军军长宋希濂就是36师的老师长,他深知富金山一线是整个战线的关键所在,一旦失守日军将长驱直入,乘36师的身后国军后续部队还在集结之中,还来不及组织有效防御之机直入武汉城下!因此可以说36师在富金山每坚持一天甚至一小时都是宝贵的!从9月1日上午10时起,日军投入第26旅团主力,在24架飞机和全师团炮火支援下,向富金山猛攻不迭,均被凭险固守的36师所击退。
          日军攻击富金山的兵力从最初的一个联队逐次增加到整整一个旅团又四个大队,在飞机重炮的陆空一体火力掩护下,连日猛攻,36师利用富金山有利地形拼死坚守,与日军反复拼杀,予敌以重大杀伤,未失寸土!9月7日,日军第10师团攻占固始,并以一个联队的兵力南下攻击富金山以西的武庙集,严重威胁富金山阵地侧后。宋希濂立即将军预备队88师523团紧急调到日军南下必经之路的坳口塘设伏,予来犯之敌重创,迫其退回固始。而在富金山正面,日军后续部队第16师团已进至六安以西,第13师团解除了后顾之忧全力猛攻,从9日至10日,不分昼夜猛攻不止,36师浴血苦战,将日军的进攻尽数粉碎。日军第13师团从11日凌晨起,倾全力猛攻。战至9时许,从富金山与石门口的战线结合部突入,36师在师长陈瑞河的指挥下,抱必死之心进行逆袭,官兵奋勇拼杀,前赴后继,与日军白刃搏杀,战况殊为惨烈。36师迭经多日血战,虽得到88师一个团的增援,但在此死伤甚重的时候不过是杯水车薪,难以击退人数火力均占优势日军的如潮涌进,至9月11日下午16时,36师除富金山主峰制高点外,其余阵地全告失守。就在这样的紧急时刻,陈瑞河师长还是组织全师残部实施了最后一次强力反击,虽予日军极大杀伤,但36师所余兵员已不足千人,难以再战,因此宋希濂以61师从富金山右翼发起反击,抢占800高地至庙高寺一线,以掩护36师后撤,富金山至此方告易手。
         36师坚守富金山九天九夜,以坚韧顽强的作战精神防御迟滞了日军第2军的攻击,毙伤日军第13师团逾万人(其中第26旅团长沼田德重少将重伤,其所属四个联队长亡二伤二),36师为国军赢得了调整部署的宝贵时间,彻底粉碎了日军越过大别山迂回武汉的战役企图。因此9月14日蒋介石通电全国全军嘉奖:“……是则宋军陈师之壮绩,已获得超出之代价,尤其精神上足使敌确认我愈战愈强,抗战精神,历久弥增,令其气短。……”并号召全军学习36师的精神,“各奋英勇”,杀敌报国。宋希濂与陈瑞河双双获得华胄荣誉勋章。但当时的所谓的德式师仅存的36师此役从万余人锐减到800人,几乎损失殆尽,此役36师为德式师写下了最后的辉煌与荣光!
          36师富金山一役后,先经襄阳、随县在大别山区进行整补,后随71军北上退往陕南,其后又移驻河南灵宝,休整达八个月之久,才逐步恢复了元气。1940年3月李志鹏接替陈瑞河出任师长,率部开赴晋东南地区与日军周旋数月,首战即力克长治,有力掩护国军调整兵力部署。后至陕南豫西地区休整,继而南下入川,于1941年7月进驻西昌。1942年3月,36师奉命进入云南,作为远征军的后援部队待命。1942年5月日军击败在缅甸作战的中国远征军,并衔尾紧追撤回国的远征军。由于第66军不战而退,日军直入滇西,威胁昆明。此时36师刚刚抵达滇西祥云,在此危机时刻36师奉命迎着溃退的远征军66军紧急开赴保山。36师到达怒江东岸的惠通桥地区后迅即索敌攻击,迅速肃清乘座橡皮舟艇渡过江的日军小部队,并构筑工事展开防御。日军因惠通桥被炸断,主力及重装备无法渡江,又见36师整军以待便放弃渡江东进的企图,在松山转入防御,双方隔江形成对峙。如果当时工兵24营张祖武营长及时炸桥;如果36师未及时赶到惠通桥地区恐怕中国的抗战史将重写。
        1944年36师改隶第20集团军的54军,参加了滇西反攻、强渡怒江、攻占腾冲等战斗。
         抗战胜利后36师先是在广东与解放军东江纵队多有交手,迭有胜绩。1946年改编为整编第36旅,旅长李志鹏,隶属于整编54师,投入华东战场,作为进攻胶东的主力,于1947年9月攻占平度。1947年12月初该旅106团及108团第1营在莱阳被歼,此役36旅106团团长胡翼烜率部死守十数日,最后仅率17人突围,虽丧师失地,但该团以一团之孤军独拒解放军三个纵队的围攻,其顽强精神也为国军所少见,所以战后胡翼烜团长升任少将旅长。随后36旅重建106团。同月整编54师主力北调东北,36旅依旧留在山东,转隶整编45师,守备青岛。1948年11月,整编36旅恢复36师番号,师长胡翼烜,隶属50军(即原整编45师)。1949年6月从青岛登船南撤广东。1949年10月36师在广东阳江地区遭到解放军第43军的沉重打击,继任师长李成忠被俘。再后来张国英接任师长率余部撤至海南岛,36师番号旋即被撤裁。36师的历史至此结束。
       

回忆祖父的抗战往事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本人与祖父唯一的一张合影(右三坐者为祖父大人,站立者为作者儿时照片)
 
回忆祖父的抗战往事(一)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1978年公社大队开具的证明信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