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摄影爱好者的考察日志

 
 
 

日志

 
 

回忆祖父老部队(国军第36师)抗战的往事(五)——滇西游击战纪事  

2015-05-20 16:45:0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42年5月5日上午,国军工兵部队驻守惠通桥桥头,中午时分,日军尾随远征军撤退部队追击至怒江西岸,工兵营长张祖武发现日军即下令爆破将惠通桥炸断。惠通桥被炸断后,日军随即开始泅渡,大约数百人渡过怒江,在这紧要关头,奉蒋介石令西进增援的宋希濂的第11集团军第36师106团先头部队赶到即参加战斗。双方一直打到5月8日,击毙日军200多人,惠通桥阻击战获得了胜利。
         当时我方误以为来到滇西的日军只是一支快速部队,兵力有限,于是决定派宋希濂部渡江收复失地,5月23日,11集团军渡过怒江,开始向松山、龙陵、腾冲等地日军进攻,5月28日,我军在战场上击毙了一个日军大队长,获取了敌56师团的作战地图,并获悉56师团已经全部进入滇西,敌第18师团亦有增援部队,整个滇西约有日军2万余人,鉴于此,蒋介石5月31日下令停止进攻,主力部队撤回怒江东岸,固守怒江。
         宋希濂虽然奉令撤回了他的攻击部队,但他还是在怒江西岸留下了游击队。他除派预备2师深入腾北外,宋希濂还将第9师27团留在龙陵、潞南,目的在扰乱敌后,警戒南面边境,确保怒江东岸防务。滇西沦陷,云南王龙云为稳住大西南后方。一概承认各地自卫组织,颁发了近十个游击队的编号。这些队伍是:朱家锡为司令的龙潞游击队;刀京版土司任司令的滇西自卫军第1路;龚绶土司任司令的滇西自卫军第2路;先由赵宝贤、后由赵宝忠任司令的滇西自卫军第3路;多永清任支队长的腾西自卫军第2支队;线光天土司任司令的滇西边区自卫军潞江支队;中共党员江枕石发起组织,后江不幸殉难,由罗正明继任司令的阿佤山游击队;由明增慧任司令,以刘金生、许本和、寸时金3个自卫大队合并而成的莲山独立自卫支队。后来这支队伍直接接受第11集团军领导。以六库土司段浩为首,福贡、碧水、泸水、练地四镇土司组成的福碧泸练民众自卫队。后宋希濂委任段浩为自卫队少将司令,派谢晋生上校为其副司令,这支队伍也是直接归11集团军领导。
       5月18日,归化寺枪声打响。腾冲护路营营长李从善、瓦甸区长孙成孝、自卫队队长纳其中自发联合迎敌,打死日军中尉队长牧野以下44人。耀武扬威的日军首次遭到滇西人民的抵抗。此后,抗日的枪声不断在高黎贡山回响。滇西的各个山头都扯起了保卫家园的旗帜。预备2师和第27团在敌后站住脚跟,在敌后抗日政府的支持下,在地方游击队的协助下,怒江西岸烽火燃遍,日军在滇西并不得安宁。
        7月13日,朱家锡的“龙潞游击队”渡过怒江,进入敌战区。第一仗在勐戛打响。日军在这个据点囤积了大量物资,这正是令朱家锡眼红的东西。为了获取游击队的装备,朱家锡派出精干的小分队,不惜长途奔袭100多公里,突袭勐戛。夜深人静,突然枪声炸响,游击队已经打到眼前,战斗仅40分钟就迅速结束了,待附近日军赶来增援时,在当地群众的掩护下游击队已经绕道转移。龙潞游击队大获全胜。这里距芒市仅30里地,朱家锡敢在日军眼皮下捣乱,直令日军咬牙切齿。1942年8月,日军在滇西展开扫荡,200多日军配带迫击炮、轻机枪向勐卯、洋烟河进发,龙潞游击队第1大队配合第87师加强连急行军赶到洋烟河夹槽地带,设下埋伏圈,日军来了,眼见一个大队全部进入游击队预设的口袋,“打!”机枪、步枪、手榴弹一起发作,50多日军倒在这狭长的夹槽沟。
        游击队名声大震,“潞西青年抗日救亡团”、 “傈僳抗日队伍”、平戛自卫队、象达 “紫巾团”等相继参加进来,龙潞游击队发展到2000多人。由于枪支弹药严重不足,很多队员徒手参战,傈僳族队员们手持猎枪、驽箭,他们用毒弩杀敌,用野蜂蜇敌,箭无虚发,矢矢中的,没见过这土玩意的日军急向上面报告:发现新武器!
       1942年8月20日,300多日军向朗蒲寨进犯,被预备2师第4团击败。24日,日军调来援军1300多人,兵分三路包围了蛮东。包围圈在逐渐缩小,战局十分危急,突然日军的后方响起枪声,赵宝贤兄弟率领当地游击队从侧攻了进来,一举攻下曩宋关,冲破日军包围圈。军民团结奋战,终于粉碎了日军的蛮东扫荡。
       9月中旬,日军再次发动大围剿。这一次,日军从龙陵派出数千兵力与腾冲日军会合,兵分两路向腾北根据地围合,一路由海口经向阳桥前行,一路沿怒江西岸北上,日军来势凶猛,预备2师江苴、瓦甸、界头防地分别失守。就在日56师团进攻腾北的同时,日第18师团高杉大队再次向蛮东进攻,滇西根据地全面告急。
       为集中兵力对付日56师团,顾葆裕师长只得放弃腾南,迅速撤回第4团增援腾北,又急令第5团由明光北增援马面关,给日军侧背一击。这一下,松三佑山的第56师团腹背受击,被迫后撤退。顾师长抓住战机乗胜追击,10月14日日军被赶到曲石江、碗窑河以南。这一战,预备2师基本保住了腾北根据地,但洪行师长开拓的腾南根据地却丢失了。
       1943年2月,莲山独立支队寸时金得到侦查员报告,日军将分4路进犯昔马,好,机会到了,寸时金立即率领他的游击分队埋伏在巨石关,待日军进入伏地,枪声炸响,前面的鬼子应声倒地。寸时金打得高兴,忘了敌我悬殊,凭借险峻地势,与日军激战了两天。后,日军增援部队赶到,把寸时金部团团包围住,寸时金顽强抵抗,激战5天仍坚守住阵地。这时,明增慧率领他的游击队赶来了,与寸时金部形成内外夹击之势,日军被反包了饺子,被迫溃退。
       1943年2月,日军对根据地发动了规模更大的第三次扫荡。这次扫荡分为三期。第一期日第56师团146联队3大队担任主力,其大队长山本恒山率领队伍揣着枪跟着游击队的枪声找寻,哪知在山里瞎子摸鱼似地转来转去,连预备2师的一个人影都没有看到,山本恒山被顾师长的队伍“巧妙地反复集散”弄得晕头转向,扑了一空,十分沮丧地回去了。第一期扫荡失败后,日军第56师团长松三佑山立即改变战术,迅速对预备2师发起声势浩大的第二期讨伐。这次他令146联队长金冈宗四郎率部从畹町出发,沿江苴街进入高黎贡山东麓;令148联队长松本喜六率部从腾冲出发,对占领马站街、固东街的预备2师第4 团发起攻击;为堵预备2师的后路,他还从密支那调来部队,经古永、罗孔向腾北东进,对预备2师的大包围形成。这次,松三佑山志在必得,为决此战,他把在芒市的第56师团指挥所迁到了瓦甸。2月16日,马面关战斗打响。一部日军突破冷水沟,又一路日军突入瓦甸,经光明出桥头,对马面关形成重重包围,预备2师第4团的退路被切断,为保存实力,预备2师主力不得不由明光向姐妹山突围。
       日军趁机向前推进。19日,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日军开始强渡龙川江。日机飞来,丢下一串串炸弹,烟尘浓浓笼罩着龙川江。洪行率队悄悄隐蔽在江边,眼看到日军蜂拥上船,为抢战功,大小船只争相前行,船到江心,已挤成一片。“打”!憋了半天的预备2师兵士昴足了劲,爆发出震天吼声,霎时间,枪炮齐发,半渡的日军遭到预备2师的突然袭击,纷纷弃船下水,船塞河道,再也不能调头,来不及逃命的,在密集在枪林弹雨下早已一命呜呼,血染碧水。
       松三佑山大举出兵,密支那与龙陵守备已经空虚。宋希濂盯准战机,迅速派出第36师渡过怒江,一举攻克蛮云街、大塘子,日军侧背受击。正在松山佑三焦头烂额之时,莲山自卫队又在大盈河、莲山等地响起枪声。松三佑山担心后院不稳,不得已被迫退兵。顾师长乘势收复斋公房、马面关、江苴等地。保住了腾北根据地。
       1943年5月,宋希濂调预备2师到永平整训,令李志鹏师长率领第36师渡江接替滇西游击区防务。松三佑山盯准两部换防之机,展开第三期讨伐。5月13日,日军突破固东、江苴、连陷瓦甸、界头,14日双方在马面关激战,如果马面关被突破,刚踏上滇西土地的36师就很难维持局面了。面对强敌,李师长沉着应战,他以一部吸引日军主力,同时巧妙地运用外线作战,以大部队在运动中对日军实行反包围。松三佑山遭到李志鹏的闪击,担心陷入36师的重重包围,不敢恋战,仓皇撤退。日军第三期讨伐宣告失败。
       1943年6月,日56师团第146联队联队长亲率1000多日军,气势汹汹地向孟定扑来,欲趁部队刚刚接防,给新到孟定的第33师98、99团一个突然袭击。日军渡过小黑河,正在用餐,准备吃饱喝足后,向孟定发起猛攻。不料它的袭击还没展开,倒先遭了预先埋伏在此的98团和班洪自卫队的袭击,一阵密集的枪弹飞来,日军措手不及,还没看到袭击者就死伤过半了,日军只得冲出河谷,向滚弄方向逃窜,这一跑又进入第27团的防区,27团居高临下,再次给这仓皇逃窜的日军狠狠打击。孟定一战打得痛快,歼灭日军700多,从此,日军不敢再来了。
       1943年10月,庄稼成熟了,平戛盆地一片金黄,稻香地里,秋收争夺战展开了。天还没亮,公路上就响起了汽车喇叭,持枪荷弹的日军连夜直扑平戛抢粮来了。还没走到平戛,得到伪军报告:游击队正在田里收庄稼,部分粮食已经运走。日军加足马力往前赶,哪知车开出没有半里路,路边冒出一串枪声,把车给打瘫了,日军全部跳下车,沿着公路两侧搜索,钻进了龙潞游击队和第11集团军87师加强连设下的埋伏圈,“打!”连长一声令下,四面枪声大作,日军三面受敌,摸不着虚实,只有后撤,粮食没有抢到,倒吃了败仗。游击队保护了秋收成果,也为自己筹到了军粮。
        三次扫荡后,一场更大的战事又在酝酿中。1943年秋,日军猖狂备战英帕尔,为消除中国军队对其后方的威胁,日本南方军有人提出了摧毁保山的方案,不过因其兵力不足,最终不敢贸然渡江。南方军遂改攻击保山的方案为:击破腾北抗日游击根据地,阻止怒江东岸中国军队对腾越的增援,切断第36师退路。这个方案被称为“甲号讨伐”。
        战事从一个师团的扫荡行动上升为南方军的英帕尔战略行动,狂暴的腥风血雨向李志鹏师长和他的第36师扑来。9月中旬,日军由密支那、龙陵等地调集重兵,大举向第36师发起进攻。一路经罗孔、拖角、片马由北而来;一路经古永、伦马由西而来;一路沿怒江而上,攻击大塘子、蛮允街由东而来;而腾冲日军则分别指向马站街、向阳桥等地,配合各路日军对第36师发动围攻。
       日军出动兵力15000以上,第56师团的113、146、148联队,第18师团的114联队与55联队1大队全部调了上来,大有一举歼灭第36师之势。为靠前指挥,日军第56师团先将师团指挥所推进至腾冲,后又随战事移到桥头街。日军气焰嚣张,明光、固东、瓦甸、桥头等据点相继失陷。高黎贡山东北面的交通道路也被日军切断,36师已陷于日军密密实实的包围圈中。强敌之下,第36师主力被迫突围。在姐妹山附近李志鹏将部队化整为零,以连排为建制潜伏深山,全靠这里的老百姓掩护着部队,并冒着生命危险,带领各游击部队昼伏夜行,躲过日军的眼睛,于10月15日成功经大塘子北渡怒江,36师主力安全脱险。
       李志鹏虽然逃脱了全军覆没的厄运,但他的第36师也遭受了惨重损失,其中第108团2营营长杨运洪及属下100多人官兵殉国。当时敌人采取分进合击的战术,将杨所在的2营和一零八团团部包围。日军炮火异常猛烈,我官兵伤亡甚众,只好将兵力分散突围,杨所在营随团部行动。且战且退,撤至腾冲芥头乡大塘子村时,不期又与大队日军遭遇,双方发生激战,营、团指挥部都被困在山腰。时近日落,为掩护团部突围,杨毅然率该营余部冲向山下,与敌人血战至深夜。最后和全营官兵一起壮烈牺牲,以身殉国,杨运洪营长年仅二十八岁。
       血雨腥风后,高黎贡山各要隘全被日军控制。滇西游击战处于低潮时期。这期间,大的战斗几乎没有了,但滇西游击战没有停止,只是规模更小,更灵活罢了。如1944年除夕,新28师第82团的第2营,奉令派出10名轻兵,乘夜渡江侦查敌情。小队潜行到红木树,向该地日军突然袭击后,迅速撤退。撤退中假意向张公山进发,中途悄悄掉头返回周家渡,然后,迅速乘竹筏渡过怒江。日军追到张公山后发现上当,再跑到周家渡时,10名队员已安全渡江。这种灵活的战斗,被兵士们戏为虎口拔牙。
       第11集团军深入腾北开展游击战,消耗了日军有生力量,同时胜利完成迎接从缅甸回国的远征军第5军的任务,1942年6月27日,第5军200师终于结束艰难的征程,经腾北、泸水回到祖国怀抱。
       自滇西沦陷始,滇西的抗日斗争就没有停止过,两年多来,游击战牵制了日军大量兵力,日军被迫在滇西只固守要地,不敢东犯,形成对峙局面。

 

 

 

  评论这张
 
阅读(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