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摄影爱好者的考察日志

 
 
 

日志

 
 

冀晋关隘——娘子关考察  

2017-02-01 12:44: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魅力关隘——娘子关简介
        娘子关位于山西省阳泉市平定县东北部的绵山山麓,有万里长城第九关之称,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唐代平阳公主曾率兵驻守于此,其部队当时被人称为“娘子军”,故而得名。近代抗日战争中有著名的娘子关战役的悲壮战事流传于世。
         娘子关在河北、山西两省交界处,是晋冀的咽喉要地。现存关城为明嘉靖二十年(1542)所建。古城堡依山傍水,居高临下,东门额题“直隶娘子关”,上有平台城保,似为检阅兵士和瞭望敌情之用。南门危楼高耸,坚厚固实,青石筑砌。城门上“宿将楼”巍然屹立,相传为平阳公主聚将御敌之所。门洞上额书“京畿藩屏”四字,展示了娘子关的重要性。关城东南侧长城依绵山蜿蜒,巍峨挺拔。城西有桃河水环绕,终年不息。险山、河谷、长城为晋冀间筑起一道天然屏障。另有承天寨、老君洞、烽火台、点将台、洗脸盆、避暑楼等十多处景点,传说为当年平阳公主驻防时所建。
         娘子关还以山明水秀的宜人景色闻名遐迩,“娘子关瀑布”悬流百尺,顺悬崖峭壁而下,形成了一幅绚丽的“水帘瀑布”,如喷珠散玉直泻谷底。瀑布旁又有水帘洞等景点,景色极为优美。这里家家流水,处处涌泉,组成一幅“小桥,流水,人家”的天然画卷。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文人墨客纷至沓来,留下了许多脍炙人口的诗篇。有联曰:“雄关百二谁为最,要路三千此并名。”“楼头古戍楼边寨,城外青山城下河。”充分描绘出这座古关名隘的独特风貌和秀丽天成的优美景物。
         娘子关有多处飞泉,西北侧的“悬泉”最为出名,又称为娘子关瀑布、水帘洞瀑布。瀑布宽6.5米,落差40米。明代
王世贞有诗赞:“喷玉高从西极下,擘崖雄自巨灵来。”郭沫若于1965年游娘子关时有诗《过娘子关》道:“娘子关头悬瀑布,飞腾入谷化潜龙。茫茫大野银锄阵,叠叠崇山铁轨通。回顾陡惊溶碧玉,倒流将见吸长虹。坡地二十六万亩,跨过长江待望中。”娘子关城前后还留有多处与平阳公主相关的历史遗迹,如公主洗脸潭、“点将台”和绵山顶上的“避暑亭”等。
          此外,娘子关还有著名的水磨面,水磨面有玉米面、豆面、小麦面以及各种杂面,以味道香甜享誉三晋,成为娘子关的一大特产。石榴、柿子遍布娘子关的村村落落,味美价廉;罗非鱼也成为每位来到娘子关的游客都会点的一道特色菜;“娘子脆饼”则是娘子关近几年刚推出的特产,饼子薄而脆,口味众多,是游客们的最爱。
          上水石是一种表面粗糙、造型奇异而且能吸水的石头,是制做盆景和假山的上好材料。这种神奇的石块产于娘子关本地,五颜六色,形状奇特,经石刻爱好者精心雕刻后,更显其神奇的魅力,如今已成为当地的旅游特产。在上水石上的洞穴中,填上泥土可植花草,大的洞穴可栽树木,由于石体吸水性强,植物生长茂盛,开花鲜艳。上水石可以散发湿气,用它造假山或盆景,都有湿润环境的作用。
          魅力娘子关人用饱满的热情、醇香的美酒招待着八方来客,巍峨的山脉、高耸的关门静静地为每一位到访娘子关的游客诉说着这里的曾经、现在和未来。
          二、关于娘子关战役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卢沟桥抗战爆发,当时正在
庐山受训的陆军第三十八军第十七师师长赵寿山,七月八日首先请缨北上抗日。不久,第三十八军之第十七师与第一七七师之第五二九旅,在陕西渭北地区集结誓师,于七月二十一日从陕西三原县出发,二十四日抵达河北深县待命。八月二日奉命进驻保定,布防于保定以北之漕河车站至新安镇一线阻击敌人。此时,周恩来、彭德怀经太原、石家庄来到保定前线看望第十七师,并鼓励全体官兵巩固西安事变成果,坚持长期抗战。第一七七师之第五二九旅奉命由河北保定前线调到山西忻口对日作战。
        
九月中旬,日本侵略军以三个师团八九万兵力沿平汉铁路两侧向南进犯,部署在保定以北平汉线上的孙殿英部一触即溃。此时,平汉铁路前线总指挥刘峙乘火车仓皇南撤到豫北,华北前线部队,指挥无人,蒋介石命第五十二军军长关麟征为临时指挥官,指挥张耀明的第二十五师、郑洞国的第二师和赵寿山的第十七师坚守保定,第十七师布防于保定以北之漕河防线,但一部分兵力分割给友邻部队使用。日军首先向第十七师阵地进攻,经过激战,阵地反复易手,敌不能前进。敌人遂兵分两路向第十七师的左翼友邻部队防地进攻,阵地被突破。关军两师南撤,九月二十四日保定失守,第十七师与关麟征失去联系,且有被日军包围之势,赵寿山师长与旅、团长研究之后,撤至阜河一线继续阻击敌人,并与敌展开白刃格斗。两次战斗毙伤敌数百人,自己也有重大伤亡。部队遂向石家庄以东转移,至晋县一带收容整顿。
         娘子关
战役为中日战争早期的大型战役之一,地点是在中国山西战略要点娘子关,起始时间为1937年10月6日。攻击部队为日军板垣征四郎率领的第五师团。守军为中国孙连仲与曾万钟率领的十七师。10月8日-10月22日,日军于关外被国军包围,10月23日日军第14师团前来解围,10月26日,日军攻陷娘子关
       
十月初,沿平汉线南犯之敌,在进攻石家庄的同时,以一部兵力西进,企图夺取娘子关,与由晋北南下之敌会攻太原。此时,保卫娘子关对于稳定华北战局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当时在娘子关一带有孙连仲的第二十六路军、冯钦哉的第二十七路军和曾万钟的第三军。第十七师奉命归冯钦哉指挥,但冯指挥部位置不定,电台无法联系。蒋介石派黄绍竑为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担任娘子关前线指挥官。当时,奉阎锡山、黄绍竑命令,第十七师防守娘子关、旧关一线。由于日军向西推进的速度较快,与我向娘子关前进的第十七师距离较近,赵师长接受防守娘子关外围的任务后,即率领部分兵力主动出击,敌在获鹿附近滞留了两天。第十七师趁此机会在雪花山、乏驴岭一带进行了部署。娘子关外围没有既设防御工事,雪花山、乏驴岭又均为石山,构筑工事困难,只能用麻袋装土做成掩体,在拥有优势装备的日军进攻面前,第十七师的防御任务是十分艰巨的。
        
十月十二日晨,日军川岸文三第二十师团向娘子关发起全面进攻,雪花山首当其冲。激战两天一夜,雪花山反复易手数次,敌受挫于我阵地前。唯我右翼刘家沟东端阵地,遭敌空炮猛烈轰击,守兵伤亡惨重,阵地失守,敌遂向旧关突进,同时,又以千余兵力攻我左翼雪花山阵地。赵师长为保持雪花山防御的稳定,并牵制西进旧关之敌,遂抽调一个团的兵力,亲自率领,于十三日晚五时,分三路主动向井陉南关之右侧背出击。我出击部队右翼在第九十八团陈际春团长的率领下,于晚十时歼灭了突入我刘家沟、长生口阵地之敌。
         
左翼为第一O二团第二营向井陉县城实施佯攻。中路在第一O一团张桐岗团长率领下,于雪花山麓(石板片附近)与敌增援部队一千余人相遇,我趁敌正在休息,立足未稳,立即发起冲锋,官兵奋力冲杀,白刃肉搏,毙敌尸横遍野,敌不支,向东奔窜,我跟踪追歼。至午夜,我连下施水村、板桥、朱家川、井陉南关车站。缴获大炮、机枪、骡马及战利品很多,其中山炮、野炮有数十门。正当我军在井陉车站扫荡残敌,清理战场时,忽报敌已占领雪花山阵地,并以强大炮火向井陉车站猛射,已逃窜之敌也反扑过来,对我出击部队十分不利。在此危急时刻,赵师长立即调集出击部队,向占领雪花山之敌发起反攻。至十四日拂晓,敌继续向雪花山增加兵力,我伤亡逾千,且火力弱,仰攻不易,而敌机亦不断向我前沿阵地扫射轰炸,我军遂向乏驴岭转进。十四日晨,赵师长将防守雪花山疏虞的第一O二团团长张世俊就地处决,以正国法。在坚守雪花山战斗中,第一O二团共产党员、连长张登弟坚守阵地,英勇奋战,全连壮烈牺牲,无一生还,英雄事迹,可歌可泣。
         
敌占领雪花山后,时时向我乏驴岭阵地发起攻击,企图突破正面,与旧关之敌会合,继而进攻娘子关,激战数昼夜,敌不能越雷池一步。敌华北方面军司令部不得不承认"井陉附近之敌顽强抵抗,战斗没进展"。十九日晨,敌增兵两联队在优势炮火及飞机掩护下向我攻击。我官兵依托阵地,沉着应战,奋勇抵抗,敌未得逞。十时许,敌机二十余架,与炮兵配合,猛烈轰击我防御阵地,并掩护步兵再次攻击。激战至下午一时,我守备乏驴岭之补充团翟济民团长身负重伤,营以下军官伤亡二十七人之多,士兵前仆后继,伤亡过重,弹药殆尽,即以石击敌,终因寡不敌众,乏驴岭南侧阵地为敌突破。我守备荆蒲关的黎子淦营,终日与敌殊死战斗,至下午五时,第八连连长阵亡,营长黎之淦负伤,全营除十余人外,其他均负伤力战壮烈捐躯。其中九连排长刘惜棠(共产党员)全排壮烈牺牲。此时,乏驴岭北侧阵地正处于敌三面包围之中,耿景惠旅长、李维民团长率部与敌苦战至黄昏时分,带领百余人向神灵台转移。
        
至此,第十七师在井陉、雪花山、乏驴岭面对日寇精锐部队,浴血奋战了九昼夜,为保卫太原赢得了时间,同时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此时,全师旅以下指挥干部仅剩旅长一人、团长二人、营长以下干部不及三分之一,士兵仅剩三千多人。已处于不补充难以再战的地步,赵师长曾五次迳电蒋介石请求补充,只答复"应听候阎、黄正副司令长官指示办理。"阎锡山明知第十七师损失奇重,不但不给补充,反而借补充之名,要将第十七师之炮兵营归他所有。后经赵师长据理力争,阎才放弃了扣留炮兵营的企图。第十七师在指挥乏人,战斗兵员极少的情况下,不但得不到补充,反而再次受命担负掩护其他部队后撤的任务。第十七师为了纪念雪花山和乏驴岭战斗,以后成立了一个剧团,名为《血(雪)花剧团》,并编了一首战歌,歌词是:"我们在乏驴岭上,誓与阵地共存亡,我们在雪花山上,血花扶着我们的刀枪,井陉车站夺大炮,娘子关外毁车辆"以鼓舞士气。
       
第十七师奉命由娘子关正面转移到北面的驴桥岭时,旧关阵地已被敌占领,正在扩大突破口。第三十八军教导团在李振西团长率领下,由河北转进到娘子关,奉黄绍竑命令,随即投入战斗。教导团与敌短兵相接,以刺刀与敌展开拼杀肉搏,全团两千余人,仅剩下五六百人,顶住了敌人的进攻。与此同时,第十七师在驴桥岭激战三昼夜,阻滞敌人前进。二十六日晨,第十七师奉命向巨城附近转进,扼守要道,继续阻敌前进。我与敌奋战一昼夜,突破我旧关以南第三军防线的日军向阳泉推进。第十七师左右翼的友军均已撤退。该师曾多次与上级联系,均得不到指示,为防敌包围,被迫撤出阵地,向西转移。
         
此次战役,由于指挥混乱,有的部队消极怯战,不能紧密配合,且单纯防御,死守阵地,没有取得应有的战果。第十七师由于抗战坚决,作战勇敢,将士伤亡奇重。该师开赴保定前线时,一万三千多人,娘子关战役后,仅剩三千多人。由于该部作战有功,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黄绍竑来电嘉奖称:"十七师此次攻守很尽力,损失奇重,殊堪嘉奖",并赏银三千元,以慰勉。随后,第十七师向阳泉、太原撤退,继续参加抗日战斗。
        
三、第三十八军教导团娘子关作战记
         第三十八军教导团原为西安绥署教导团,是杨虎城储备军事干部的机构,官兵一般都具有初中或者高小文化程度。教导团的战斗力确实要强于普通的团,有三个营十二个步兵连,一个重机枪连,一个迫击炮连,共十四个大连,每个连一百八十多人,全团计二千八百多人,官兵训练有素。
  西安事变和平解决后,杨虎城被迫出国,西安绥署撤销,绥署所辖的部队,凡参加过西安事变的,全部改编为第三十八军,归陕西省政府主席兼第三十八军军长孙蔚如指挥。这样,西安绥署教导团就改为第三十八军教导团了。
  教导团干部配制如下:教导团团长 李振西;团附 张希文(中共党员),罗华卿;第一营营长 殷义盛(中共党员)
  营附 徐铭勋;第二营营长 阎维良(中共党员);营附 何永安;第三营营长 先为钟期恭,后为王立志;营附 先为党举初,后为魏鸿纪;迫炮连连长 陶子禄;装甲车队队长 张湘;重机枪连连长 黄宗佑;通讯连连长 白昆(中共党员);辎重连连长 高超如。
  8月14日,李振西在西安北校场召开教导团出征誓师大会,带领全团官兵宣誓:“我为中华生,我为中华死!坚信抗战必胜,誓死抗战到底!”会后,李振西率部离开陕西开赴华北抗战。8月16日,李振西率教导团开抵河北正定,奉命构筑沧石线国防工事待命。当教导团正在侦察地形准备施工时,石家庄行营参谋长林蔚又命令该团立即上车开往涿州,归徐水一带的第三军军长曾万钟指挥,固守涿州。李振西教导团后来由于跟上级失去联系,未去涿州,而在平山县滹沱河畔王母庙至洪子店之间布置阵地。10月13日,该团忽然遭到日军袭击,仓促之间,撤退到盂县岳家庄。李振西背部负伤,又跟上级失去了联系,忧心如焚。他很想得到上级的指示,因为他现在不知道究竟应该把部队带到哪里。10月15日,李振西团的电话员偶然听到第二战区副司令长官黄绍竑与阎锡山通话,马上向李振西报告。李振西极想和上级联系,顾不上军纪,戴上耳机,偷听两位司令长官谈话。当时娘子关的中国守军正在反攻被日军占领的旧关,战情危机,黄绍竑正在向阎锡山报告情况。李振西听到耳机里传来黄绍竑焦急的声音:“副委员长!娘子关外的雪花山失守,敌人沿长生口迂回,占领了旧关,另有一部进入关沟。孙连仲在调整部署,我和冯钦哉联系不上,娘子关危在旦夕啊!”接着,耳机里传来阎锡山的声音,也显得十分焦急:“一定要拼死守住娘子关!你立即命令孙连仲部堵截敌军,千万别让娘子关影响到忻口战役!”黄绍竑说:“我明白娘子关的重要性。请副委员长赶快从太原抽调部队,乘铁甲车开到阳泉增援!”阎锡山答道:“老兄,忻口方面战事吃紧,能调上去的部队,统统调上去了,我这里真是无兵可调啊!”李振西听到这里,忍不住插话:“我们开到娘子关好吗?”“谁在偷听?”阎锡山咆哮道。李振西赶紧解释:“我是第三十八军教导团团长李振西。我们从滹沱河退下来,就与上级失去联络了。”黄绍竑兴奋地问道:“李团长,你们在什么方位?”“盂县岳家庄。”“距娘子关多远?”“从地图上看,不过五十公里。现在是下午5点,我们马上出发,经寒潭、上下盘石这条路,明天可以赶到。”黄绍竑说:“副委员长,这是杨虎城的卫队团,叫他们开过来吧!”阎锡山自然没有反对。黄绍竑说:“李团长,你们马上出发,抄近路赶到娘子关,听从孙连仲总司令指挥!”
         李振西放下耳机,对团副张希文中校说:“有仗打了!好钢用在刀刃上了。命令一营打前锋,急行军前进,二、三营随后跟进!”李振西团赶到娘子关前线,正值战事吃紧的时候。那一天是10月16日。当天拂晓,在山西北部,忻口守军对南怀化发起猛烈反击。与此同时,娘子关一线的中国军队,对旧关展开第二次反击。中国军队面对的日军,是几个小时前开到旧关附近的第三十九旅团第七十八联队。日军第七十七联队的联队长鲤登行一已在旧关被中国军队击毙,第二十师团的师团长川岸文三郎命令第七十八联队的联队长南云亲一郎指挥旧关作战。与此同时,第三十九联队的联队长高木义人把指挥所推进到井陉县城,抵近指挥。由于日军加强了指挥,中国军队的第二次反攻,和第一次反击一样,进行得极不顺利。原定袭占旧关以东核桃园的曾万钟军一部,在日军强大的反冲击下,放弃阵地向后退缩。日军主力趁机进入八八二高地南侧的黄石咀和会道沟。会道沟由东向西,直通娘子关正南面。日军通过这条山沟可以直达正太铁路。日军企图扼守正太铁路,截断娘子关正面守军的后路,他们已经逼近孙连仲和冯钦哉的指挥所。如果日军对这两处发起突袭,后果不堪设想。但是,反攻部队遭到日军攻击,反攻已无可能,结果是节节败退,很可能丢失现有阵地。情况十分危急。幸好,李振西团赶来了。该团的殷义盛第一营在崎岖的山路上一夜急行军,太阳升起时就到达磨河滩附近的上椒园。远处的枪炮声不绝于耳,他们知道战线就在前方了。果然,殷义盛接到报告,前面沟口有几百名日军骑兵在做饭,没人放哨。殷义盛说:“好,打他一个突袭!”他命令各连迅速散开,悄悄接近日军。五个连占领了制高点,居高临下,看到日军端着钢盔当饭碗吃饭。殷义盛一声令下,他们呐喊着冲上去,日军猝不及防,立刻倒下二十人,其余的跨上战马,仓皇窜进沟内。负伤的马匹倒在地上,发出哀叫。连长们请示殷义盛下一步如何行动。殷义盛说:“封锁沟口,等待团主力到来。”殷义盛赶到磨河滩,向孙连仲报到。孙连仲连声夸奖说:“你们动作迅速,不愧是杨虎城的看家部队!”
         两人正在谈话,一位二级陆军上将在众人簇拥下走过来。他中等身材,面目凶悍。殷义盛认出他是第二十七路军总指挥冯钦哉,立刻上前敬礼。孙连仲惊奇地问道:“怎么,你们认识?”冯钦哉哈哈一笑:“仿鲁兄,不是吹牛,陕军的人哪个不认识我老冯?”在娘子关战役中,冯钦哉一直神秘地隐藏着。几个小时前,黄绍竑将指挥所后撤到阳泉,他却突然露面了。他来到磨河滩,和孙连仲住在一起。殷义盛向孙连仲和冯钦哉报告说:“我营已将沟口封锁,后续部队一到,我们就冲进去。”孙连仲没来得及说话,冯钦哉就抢着说:“还等什么!赶快带部队冲进去!”殷义盛不敢怠慢,命令部队发起攻击。李振西带着团主力赶到上椒园附近沟口时,发现殷义盛营已在沟内与日军激战,不断有伤兵抬出来。老乡们扶老携幼,向后逃跑。有个人骑马跑来,还没下马,就大声喊道:“哪位是李团长?孙总司令有请!”
          李振西来到磨河滩,看到孙连仲和冯钦哉住着国防工事一明两暗的三间大窑洞。周围还有很多窑洞,堆放着弹药和器材。李振西背部的伤口痛得厉害,弄得他龇牙咧嘴。孙连仲听说李振西有伤,连忙让医官给他换药,然后交代任务。孙连仲说:“今天早晨,我军第二次反攻旧关失利,冯总指挥的两个师到现在还没联络上,我手下的池峰城师才到昔阳境内,娘子关无兵可调,太原也无兵可派。可是娘子关关系到太原的安危啊。刚才日本人冲进八八二高地南侧的沟内,眼看就要打到我们这里。我这里只有一个卫队营,要靠你们阻击日军啊。你们团人数比一个普通旅还要多,武器适合近战。刚才你们把敌人赶进沟内了,索性趁热打铁,一鼓作气推到旧关吧。只要你们夺回了旧关,我担保和黄季宽一起向中央请求扩充教导团。”
         李振西说:“请总司令放心,我马上率部发起反攻!”接着,李振西对身边的张希文说:“全团在沟口集结,跟着第一营往里冲!”李振西来到沟口时,殷义盛营正在沟内五华里处与日军鏖战,他这个营的一半部队钻进了沟里。战斗十分惨烈,不断有伤兵往外抬。头顶上,日军的飞机盘旋着,扫射投弹。李振西侧耳倾听,沟内深处的喊杀声显得遥远,仿佛从地狱中传来。两个士兵抬着一副担架,经过李振西身边。李振西一摆手,叫他们停下。伤兵还清醒,喘息着说:“这沟真长啊,足有二十里。两边是悬崖峭壁。沟里挤着几千个敌人,骑兵、炮兵、辎重兵,还有战车,把路塞住了。敌人后退难,我们进攻也难啊。”李振西找了几个逃难的老乡,再次核实了情况,猛然惊醒:在这种地形下,现在的战术大错特错。他立刻召来各营营长,经过一番研究,决定集中兵力与火器轮番冲击。各营将四十八挺轻机枪及八挺重机枪集中使用,分为四个火力组,每组四十人左右。机枪兵带足子弹,步枪兵多带手榴弹,用火力将沟内烧成火海。步枪兵在机枪兵后面跟进。前一个突击组兵力损失过大,便停下来,由后一个突击组接替,一拨接一拨攻击日军。中午时分,李振西团按照预定计划,重新发动攻势。新的战术果然奏效,到黄昏时,日军扔下几百具尸体退回了旧关,李振西团伤亡五六百人。双方伤亡比例是一比一。
         孙连仲知道,如果不是李振西团及时赶到,娘子关也许早已失守了。想到这里,他拉着冯钦哉,来到沟内卖水的草棚,这是李振西的临时指挥所。孙连仲走向李振西,握着他的手说:“老弟!教导团打得好哇!弟兄们辛苦了!”李振西说:“旧关还在敌人手里,明天天一亮,敌人恐怕会卷土重来。”“老弟所虑极是。”孙连仲说,“可也不能光靠你们教导团夺回旧关啊。我已命令各部,明日拂晓发起第三次反攻,请你们配合。”冯钦哉在一旁说:“你们夺回一个山头,赏洋五千元!”说着,他还掏出小本子,撕下一页,立了个字据,交给李振西。
         李振西决定提前反攻旧关。17日零点,他下令吹响冲锋号,战士们风卷残云一般扑上旧关周围的山头。日军正在酣睡,来不及抵抗,就被消灭了。突击部队炸毁了四辆战车,缴获两门山炮、二百多支机枪和步枪。捷报传到磨河滩,孙连仲说:“钦哉兄,这下你得掏腰包了。”冯钦哉说:“我立的字据是夺回一个山头赏洋五千元,他们夺回八个,怎么赏?”孙连仲以为他是开玩笑,谁知他竟然真敢食言。黄绍竑没立字据,却主动拿出三千元,奖给了教导团。
          17日拂晓,中国军队第三次反击旧关的战斗打响。遗憾的是,这次反击仍然没有成功。令人最感痛心的是,在反攻打响之前,战绩赫赫的李振西团,遭到了日军意外的打击,几乎全部覆亡。在这个不祥的黎明时分,娘子关偏偏显得那么寂静。李振西团驰援旧关,一天两夜没能休息,饭也只吃过一顿。看到官兵们又累又饿,李振西非常心疼。他想,他们已经狠狠教训了日军,对方需要时间整补,才有能力发动攻击。于是,李振西命令部队就地吃饭休息。各连的炊事兵把行军锅背到各个连排的阵地上烧饭。炊烟袅袅,火光熊熊,给日军标示了阵地位置,从而招致灭顶之灾!
          日军极欲报复这支英雄的中国军队,而李振西的部队,包括他本人,都在阵地上饱餐一顿后倒头便睡。蓦然,一阵山崩地裂的巨响惊醒了酣睡中的官兵。他们睡眼朦胧,抬头一看,头顶有十多架日机俯冲下来,扫射轰炸。头顶上还有炮弹啸叫着飞来。就在李振西眼前,弟兄们血肉四溅,裂为散骨。活生生的人,眨眼间就支离破碎。光秃秃的山头上,每一颗炮弹都要夺走几个人的生命。李振西团惊慌了,混乱了。李振西声嘶力竭地喊叫,勉强组织起部队,又面对着日军步兵和战车的冲击和碾压。情急之下,各连拿出阎锡山兵工厂制造的滚山雷,对付穷凶极恶的敌人。这些滚山雷大小如同西瓜,杀伤力比手榴弹大两三倍。日军冲到近前时,守军就拉断导火索,让滚山雷往下滚。这些黑不溜秋的铁家伙,帮助第一连打退了日军的五次冲锋。
          傍午,李振西统计人数,全团已有两名营长、一百多名连排长和一千多名士兵伤亡。下午两点钟,一千多名日军在飞机和战车支援下,分几路展开全面攻击。第二营防守旧关左翼的几个山头,战斗最为惨烈。日军把几挺重机枪架在阵地左侧的一个土坎上,猛烈的火力给守军造成大量伤亡。守军想干掉那几挺该死的机枪,无奈那是一个火力无法到达的死角。第六连和第八连占据着突出的位置,用各种武器阻击日军,还是打不退日军的冲锋。日军头戴钢盔,面孔发黑,前仆后继,直往前冲。他们一枪不发,攻击队形像螃蟹腿似地渐渐合拢。一场几乎是无声的肉搏战之后,守军这两个连的官兵绝大部分牺牲,阵地丢失。随即,占领阵地的日军将目标转向左侧的第七连。第七连守卫旧关左翼的一个山头。这个最重要的制高点,瞰制通往旧关的公路和周围的山头。守军失掉这个据点,就等于放弃了旧关附近的阵地。李振西派传令兵找到连长崔俊英,命令他死守阵地。李振西团的二十多位连长,除崔俊英外都已伤亡。崔俊英战斗经验丰富,平时深得李振西赞赏,现在李振西把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崔俊英对传令兵说:“回去告诉团长,只要我老崔还有一口气,第七连就不会丢掉阵地!”日军把炮弹倾泻到第七连阵地。崔俊英蹲在弹坑里,通过对讲机指挥战斗。耳机里有人说:“报告连长,我们班只剩我一个了。”崔俊英说:“妈个×,给我打!”“报告连长,我们排长阵亡了。”崔俊英说:“你当排长!”“报告连长,我的枪打坏了。”崔俊英说:“混蛋!快扔手榴弹!”李振西知道第七连吃紧,命令张希文把团部通信兵、卫生兵、传令兵、司书、副官和书记全部集合起来,拉上去增援。李振西团拼死激战两个小时,才将各路进攻的日军打退。入夜,李振西团所剩不多的官兵,趴在血泊中等待天明。阵地全被染成了红色,那是从活人的血管里流淌出来的生命的色彩。
            10月18日凌晨,李振西接到孙连仲的电话:“老弟,池峰城到了!”李振西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轻声问道:“总司令,是真的吗?”池峰城第三十一师真的到了。他们接管了李振西团的阵地。当天傍晚,李振西带领仅剩的两百多名官兵,到达下盘石附近。这支疲惫不堪的队伍经过铁路时,又惨遭横祸。一列从娘子关方向开来的火车飞驰而过,八十多名官兵来不及躲避,被火车碾死撞伤!原有三千人的李振西团,现在只剩下一百多人。19日,孙连仲派了一个营,把李振西团阵亡的二千多名官兵的尸体集中起来,在旧关沟口埋了几个大冢。李振西眼含热泪,登高远望,默祝将士们的爱国精神永世昭明。

 

冀晋关隘——娘子关考察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天下第九关——晋冀重要关隘“娘子关”
冀晋关隘——娘子关考察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天下第九关——晋冀重要关隘“娘子关” 
冀晋关隘——娘子关考察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天下第九关——晋冀重要关隘“娘子关” 冀晋关隘——娘子关考察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天下第九关——晋冀重要关隘“娘子关” 
冀晋关隘——娘子关考察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天下第九关——晋冀重要关隘“娘子关” 冀晋关隘——娘子关考察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赵寿山将军(时任国军陆军第三十八军第十七师师长)
冀晋关隘——娘子关考察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李镇西将军(时任国军第三十八军教导团团长)
冀晋关隘——娘子关考察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天下第九关——晋冀重要关隘“娘子关”
冀晋关隘——娘子关考察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天下第九关——晋冀重要关隘“娘子关” 
冀晋关隘——娘子关考察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晋冀重要关隘“娘子关”之 “京畿藩屏”匾
冀晋关隘——娘子关考察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晋冀重要关隘“娘子关”匾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