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摄影爱好者的考察日志

 
 
 

日志

 
 

保定清苑冉庄“地道战”考察  

2017-02-15 22:25: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电影《地道战》是几代中国人的记忆。该电影是1965年在河北省保定市清苑县冉庄村为主景拍摄的。由八一电影制片厂出品,任旭东任导演、朱龙广等主演,1966年元旦起开始在全国上映。该电影记录了抗战期间冀中平原老百姓和八路军的一段传奇战斗岁月,也真实的反映了冉庄地道战的实际情况。关于这个中国抗战的重要遗址,笔者最近利用春节放假时间前去进行了探访和考察。

一、地道战的由来
          资料介绍: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后,日军开始大举南侵,采取“铁壁合围”、“纵横梳篦”的清剿战术,进行灭绝人寰的“大扫荡”,实行“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仅在6万平方千米的冀中平原上,就修筑据点、炮楼1783处,修公路2万多千米,挖封锁沟8878千米,把冀中平原细碎分割成2670块,使冀中人民蒙受了巨大的战争苦难。据不完全统计,截至1939年,日寇在冀中平原就制造了10人以上的惨案100多起,被残害群众、干部1.2万人。
         为避免大量伤亡,处在冀中平原的干部、群众,就在村外挖地洞藏身,后来被日军发现,就用“车子队”在野地里实行搜捕包围、掏窝。为了安全,人们就转到村中挖藏身洞。但在实际斗争中,发现这种单口藏身洞常被敌人发现,无法撤离。于是人们开始挖多口地洞,有的院院相通,洞洞相连。虽然这种初级形式的地道不能作战,但在日伪军经常“扫荡”的形势下,它还是保证了抗日工作人员坚持正常工作,保护了群众,这对抗日战争是个促进。因此,冀中平原这种初级地道很快发展起来。
         冉庄地道以十字街为中心,有东西南北主要干线4条,长2.25千米。南北支线13条,东西支线11条。还有西通东孙庄,东北通姜庄的连村地道;有向东南通隋家坟和河坡的村外地道。地道全长16千米,形成了村村相连,家家相通,能进能退,能攻能守的地道网。地道的出入口设计十分巧妙,有的修在屋内墙根壁上,有的修在靠墙根的地面,还有的建在牲口槽、炕面、锅台、井口、面柜、织布机底下等处,伪装得与原建筑一模一样,使敌人很难发现。地道一般距地面2米,洞内高约1米~1.5米,宽约0.8米~1米,分为作战用的军用地道和供群众隐蔽用的民用地道两种。地道设有照明灯和路标,建有储粮室、厨房、厕所和休息室。为了充分发挥地道的优势,在村里各要道口的房顶上修建了高房工事,在地面修建了地堡,把地道与地面工事有机地结合起来。还根据不同的地形地物,分别在小庙、碾子、烧饼炉、柜台、墙角、墙根等处,修筑了工事、枪眼。所有这些工事都和地道相通,既能观望,又能射击和拉雷。冉庄地道战工事具有五防,即防破坏、防封锁、防水灌、防毒气、防火烧的特点。冉庄地道战工事还有“三通”和“三交叉”的特点,“三通”就是高房相通,地道相通,堡垒相通;“三交叉”就是明枪眼与暗枪眼交叉,高房火力与地堡火力交叉,墙壁火力与地堡火力交叉。形成了“天地人”三通,构成了房顶和地面、野外和村沿、街道和院内纵横交叉的火力网,组成了一个连环的立体作战阵地。
        1945年4月1日,清苑县冉庄的20多个民兵,就是利用村落地道战击退600多进犯的日伪军,其中毙伤敌13人,开创了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地道战范例。同年5月,日军又先后纠集2000余人两次进犯冉庄实施报复,冉庄民兵再次利用交叉火力网同敌人激战,毙敌1 5人,其中有伪团长、营长各一名,伤敌18人。冉庄民兵三战三捷,充分显示了地道战的威力。冉庄人民以其聪明才智和创造精神,巧妙地设计了各种工事和地道口,部署不同的作战方法,在普通的村庄,创出了不平凡的业绩,被誉为地道战模范村。聂荣臻元帅曾为此亲笔题词:“神出鬼没,出奇制胜的地道战,是华北人民保家卫国,开展游击战争,在平原地带战胜顽敌的伟大创举。地道战又一次显示出人民战争的无穷伟力。”冉庄地道战遗址现仍保留着三四十年代冀中平原原貌和当年构筑的地道及各种作战工事。旧时的街道,旧时的房屋,旧时的墙院猪舍,伪装的地道口和34处作战工事,纵横交错的地道网,是冀中平原能打能藏、可攻可守、进退自如的地下长城的缩影。遗址整个保护区面积为30万平方米,重点保护区为2226万平方米。
         冉庄古槐的由来:抗日时期,冉庄村头古槐悬挂铁钟用以报警,且将此真实的历史史实再现于《地道战》电影之中。然而,古槐何时栽植?众说不一。一云:明代山西移民至冉庄,行前眷恋家乡,自洪桐县老槐树下取树种埋至新的家乡,冉庄街头种植成树。70年代时,冉庄街上共有5棵古槐存留。依照此说,古槐当为明初所植。二云:古代冉姓人定居冉庄垦荒耕作时种植槐树,此说树龄一千六百余年。古槐因当年挖地道伤其主根而逐渐衰竭至死,1965年拍电影《地道战》时,枝叶仍现生机,至70年代才最后枯死,槐龄能否延续一千六百余年,不得而知。三云:古槐为庙前槐。但上文有述, 20世纪70年代时,共有5棵古槐散存于冉庄街侧,且皆为同龄树,冉庄寺庙多建于明,若依此说,树龄仅三、五百年。四云:建村植槐。此传说较广,冉庄正式建村于唐,迄今千余年。20世纪70年代某夏夜,狂风将已枯死的街心西侧古槐摧毁,拦腰倾倒,部分木质还做了饭桌,细观其年轮, 古树确超千余年无疑, 故古槐为唐槐,似无可非议。既为唐槐,它已阅历了千余年的世态炎凉, 而且在其生命的晚期,依然高擎铁钟,报警于冉庄民众,为抗击日军侵略,做出了卓著贡献,保持了它深沉、凝重的晚年气节。颇具传奇色彩的是,1965年拍摄地道战电影时,它尚存暮年的枝叶,电影拍完后,它似知已完成了自己最后的历史使命,便枝脱叶落,与世长辞了,而今唯留下不朽的身躯,化作文物,供后人景仰。

二、冉庄的抗日英雄和烈士谱:
       (1)抗日烈士张森林。张森林是冉庄地道战的创始人之一。1909年,张森林出生于冉庄一户富裕农家,后就读于阳城完小。1938年春,他目睹日寇侵入华北国土,杀害我骨肉同胞,蹂躏我大好河山的累累罪行,义愤填膺,胸中燃起对日本侵略军的仇恨火焰。1938年,党领导的八路军,深入华北敌后,开辟抗日根据地,建立民主政权。当时,张森林同志任清苑县冉庄抗日政权秘书。1938年冬,区委吸收张森林同志秘密加入中国共产党,并继而成立了冉庄党支部,张森林任第一任村党支部书记。
          自1938年开始,敌人不断来冉庄骚扰。为保护自己,掩藏物资,坚持对敌斗争,张森林首先在自己家中挖了隐蔽洞。1940年秋,张森林调任区委书记兼清苑县大队政委。他指示冉庄村干部带领游击组骨干及群众,先后挖了供区、县委干部和群众用以隐身、藏物、藏粮的秘密洞穴,为后来的32华里冉庄地道网,奠定了初步基础。当时,张森林及干部们,白天藏在洞内看指示,写报告,分析情况,计划工作;夜晚出来进行抗日活动。张森林在李永家地洞里曾连续住了两个月不见阳光,面容憔悴,体弱难支。这期间,由李永送饭和通讯联络。张森林组织领导人民武装,展开了顽强的抗日斗争。在张森林领导下,冉庄人民坚壁清野,站岗放哨,拥军优属,慰问伤员,支援前线,瓦解敌伪,破坏敌人交通,阻挠敌人进犯。1939年,扒京汉铁路两次,毁张保公路十数次,掐断张保公路和王胡庄至西孙庄公路两侧电线8次,为方便我军行动,挖连村交通沟和护村沟总长225千米。张森林为保卫家乡、为祖国的抗日救亡运动做了大量工作,做出了卓越贡献。
        1943年农历三月初五夜间,张森林与县委宣传部朱信等同志在耿庄南场一老乡家组织秘密抗日会议,会后朱信连夜转移李庄。由于汉奸报密,翌日晨,耿庄、义和庄、段庄3个炮楼的敌人将张森林和区委宣传委员黄岳等同志及保定两名爱国青年学生的住所包围。张森林机智果断地指挥保定两名爱国青年学生安全脱险,他与黄岳则留下阻击敌人。经过长时间枪战,子弹几乎用尽,黄岳身负重伤,经请示区委书记张森林后,自饮枪弹牺牲。当张森林突围至李庄时脚部受伤,他将枪支拆毁扔掉,带伤奔走,血染荒郊。被捕后,敌人逼他上汽车,他高喊:“誓死不坐敌人的汽车!”敌人把他押到耿庄炮楼,后连夜转押至段庄炮楼。日伪军对他软硬兼施,逼他投降。酷刑之下,限期让他写下降书,张森林大义凛然,宁死不屈,充分体现出中华儿女不可辱的民族气节。冉庄村民闻张森林被捕,心急如焚,干部、乡亲们千方百计搭救张森林,有人为张森林暗递信息,嘱他对敌假示投降,回村再干!张森林深深懂得对敌表示投降意味着什么!他说:“誓死不说半句投降话!宁死不当亡国奴!”张森林在段庄敌炮楼中队部,受尽了酷刑摧残,为中华民族的生存,为祖国的解放事业,洒尽了一腔热血。1943年农历三月初八,张森林慨然就义,时年34岁。时有年迈老母和为他颠沛流离的妻子及一双可怜幼女。冉庄村民高志、高老白等人连夜把森林尸体自段庄村外偷运回冉庄村,在清洗周身血迹时,从他的内衣袋中发现他用敌人让他写“降书”的纸写下的“就义辞”:“鳞伤遍体做徒囚,山河未复志未酬;敌酋逼书归降字,誓将碧血染春秋;人去留得英魂在,唤起民众报国仇!”这诗词慷慨悲歌,催人泪下。该诗稿被国家文物专家组定为国家一级革命文物。
         (2)抗日女战士张黎。张黎也是冉庄地道战的创始人之一。她解放后在河南工作,老家在冉庄南边不远的李庄,1941年,也是在抗日战争最严峻的阶段,张黎被调到了冉庄区委,跟随冉庄区委书记张森林等人开展斗争,亲历了冉庄地道从无到有的过程。“跟日伪军周璇的时候,我们常常在地道里一待就是三五天,只在夜晚上来。真实的地道战比电影苦多了,我有几次差点死于日军之手,我们区委的人基本上都牺牲了,如果我后来不被调到县委也不好说……”满头银发的张黎回忆往事,说当时从来就没有怕过,随时准备赴死,如今每每想起壮烈牺牲的战友,常常会流下眼泪。
        张黎原名张文英,家中有兄妹5人,她排行老三。由于生活贫穷,张黎很小就跟着父亲去地里干活。李庄距离冉庄4公里左右,有300多户人家。1937年,思想开明的村长专门请了女教师教村里的女学生,13岁的张黎也入了学。1938年,日军占领了冉庄东边约10公里的张登镇。如今,因为电影《地道战》的影响,人们常把张登镇叫做“黑风口”。张登镇的敌人每隔三五天,最长一个月,就会对周围的冉庄、李庄进行扫荡,因为距离太近,老乡们不得不随时准备逃离。每个村子都安排有放哨的人,蹲在村头树上盯着张登镇方向,一发现有日伪军出来就报信,老乡们便立刻动身。如果不跑,鬼子看见你会拿刺刀挑你。”张黎说,村里的老年人也由年轻人搀扶着往外走,腿脚不好的留在后面慢慢走。每天各家各户都会准备好饼子、窝窝头和简单的衣服包裹,一旦听到消息,拿着东西就跑,日军一般不在村里过夜,等没动静了,老年人会先返回村子,年轻人随后回村。受扫荡影响,村里的孩子上学时断时续。
         张黎说,日伪军扫荡的目的主要是抢粮食,为了隐蔽,村民把粮食和衣服转移到地窖里,在地窖的底部再挖个小洞藏起来。当时,几乎各家各户都有地窖,主要用来放白菜、红薯之类,条件好的还会修夹层墙藏粮食。对这段年少时光,张黎的印象就是跑扫荡,在高粱地、芦苇荡没命地跑,跑得嘴里都是血腥味,腿上都是伤疤,对日伪军的愤恨也一直埋在心里。1940年,张黎在李庄入党。1941年,中共冉庄区委书记张森林将张黎调到冉庄区委,担任组织干事,开始了抗日生涯。张森林是冉庄人,也是公认的冉庄地道主创人。冉庄区委的管辖面积很大,从东边的张登镇一直到西边的平汉铁路,冉庄又是区里的中心区域,区委人员也主要在冉庄活动。“1941年刚入秋,外面传来消息,日军要展开全面大扫荡,在附近修炮楼,形势很紧张,一些同志都动摇了。”张黎说,张森林一直在想办法,“敌人越来越凶,光跑不行,怎么对付?”张森林不吃不喝想了一天一夜,最终决定利用冉庄土硬的优势挖地道。地道主要从四个地方挖,一是从炕上挖,用铺盖、席子做掩饰;二从灶台挖,入口用锅做掩饰;三是从地窖里挖,用蔬菜或者红薯遮掩入口;四是从水井的侧壁上挖,用软梯出入。电影《地道战》中,这些都有体现,不过张黎说,刚开始地道并不是家家户户都挖,张森林根据实际情况选择思想靠得住、方便遮掩的老乡家挖。
         挖地道的过程并不容易。张黎说,区委成员只有5人,一些民兵担心惹事并不配合工作,区委动员思想觉悟高的年轻人和党员发动老乡不分白天黑夜地挖。为避免敌人发现,挖出来的土都拉到野外或堆在一起盖着。用了两三年时间,冉庄地道慢慢成型。公开资料显示,1942年夏季反“扫荡”开始后,冀中人民普遍开挖地道,地道构造不断改进,初步形成户户相通、村村相连,既能隐蔽、转移,又便于依托作战的地道网络。冉庄的地道也取得改进,共有4条主要干线、24条支线,村内户户相通,也可通往外村,全长30余华里。
          张黎记忆中的地道距离地面不足两米,内高约1米,很窄,人在里面要弯腰走,两人碰面要稍稍错开身子才能过。地道里没有任何照明,都是摸黑走,“煤油灯没法用,熏得很”,不过,对地形熟悉了,人们在地道里行走不是问题。那段时间,区委成员平时分散住在老乡家里,情况紧急时就下地道。张黎曾经借住在一对母子的家中,几乎整天都在地道里待着,最长时间是3天,只能靠冷红薯充饥。
         张森林给张黎发过一支“撸子”手枪,但是因为年纪小加上枪法不好,枪后来转给了男同志。尽管没有亲手打死过敌人,但张黎一直坚持在冉庄一带活动,直至1942年被调到县委,其间多次遭遇危险。有一次,日军来老乡家中搜查,张黎和几名同志紧急躲入一个还没修好的地窖里。老乡用磨盘将洞口堵住,没有留出气口,不一会儿,大家就感觉呼吸困难,但是磨盘太重,从下面一直挪不开。后来,还是一个力气很大的打油工范金斗将磨盘顶开,救了大家一命。还有一次,日伪军来搜捕抗战分子,张黎临时下到了老乡家的红薯窖里,躲在窖壁上的小洞里,洞口用箅子挡着,老乡在外面堆上红薯后离开。没多久就听声音下来一个人,用刺刀戳红薯,戳了几下红薯堆塌了,好在箅子没露出来,这个人随后捡了两个红薯吃,吃完后爬出了红薯窖,“至今我还记得他吃红薯咔哧咔哧的声音”。
         1942年春,张黎在外面办完事回她借住的老乡家,当时街上空无一人。走到距离老乡家20米远的时候,突然遇到村里民兵队长的母亲,她把张黎扯到一边说,张黎借住的人家叛变了,准备用她换“两千日本老头票(伪钞)”。张黎立刻离开赵家庄,逃过一劫。但张黎的区委战友没有这么幸运。1942年冬,宣传干事李连瑞在被敌人追捕时壮烈牺牲;1943年,张森林和宣传委员黄耀到耿庄开会,耿庄附近有鬼子的炮楼,当时只驻有伪军,没有日本人,张森林等人思想上有些放松。参会的还有县委书记,会议结束后,县委书记顺利离开,区委的人因为稍慢了些,被伪军包围。“黄耀被敌人打伤,为了不拖累组织就开枪自杀了,张森林因脚后跟受伤被伪军捉住,受尽折磨而死。”张黎说,当时自己调到了县委,听到这个消息后很长时间都不能相信,脑子受到严重刺激。
         张森林牺牲后,冉庄人继续坚持利用地道跟日伪军周旋,打了一些胜仗,直到抗战胜利。长久的地道生活,也给张黎的身体烙上了深深的印记,张黎的儿子王燕生告诉记者,母亲一直患有严重的风湿和胃病,腿上在青纱帐中长期行走留下的疤痕历历在目,不过,她对那段抗战岁月始终不忘,也时常忆起牺牲的战友。如今,她还清晰地记得把她带上抗日之路的张森林的模样,“个子高高的,身体很壮,很坚强,办事沉着,工作上很认真”。
        新中国成立后,张黎还常回冉庄去看。忆起战斗岁月,她说自己从来没有害怕过,“不想那么多,能打就打,不能打就跑,跑不了就躲,躲不了被抓了就牺牲了呗,比着战友们,我已经很幸运了……”
        (3)抗日女英雄王霞。《地道战》主角之一“林霞”的原型就是王霞,王霞生于1889年,原籍河北省清苑县冉庄镇冉庄村人,幼时家贫,10岁在李家做童养媳。1925年,王霞在故居西房夹壁墙内和隋雅香宣誓入党,成为华北区平、津、保总部在冉庄发展最早的党员。抗日战争后,王霞积极投身抗日救亡,协助吕正操改编联庄营,历经十三年,运作成功1938年冉庄红色政权。在前四届支书不稳定的情况下,王霞立足冉庄,支撑冉庄抗战大局,开展募捐、支前、送公粮、扩兵员等工作,先后推荐革命人才147名参加革命工作,支持两个儿子献身于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
           王霞是冉庄村党组织坚强的核心领军人物。她积极参加各种革命活动,她的家也成为战斗堡垒,家里建有各种战斗防御设施。故居内原有锅台、水井、夹壁墙等洞口,随着斗争形势发展,与炕面地道、大碾子工事和地道网连通。
  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王霞带领群众努力生产,始终立场坚定,旗帜鲜明。王霞不忘党恩,平生获多次殊荣,虽身居陋室却立有“家训”、“遗嘱”、昭示后人“精忠报国”。她曾参加全国第二届政协会议和全国抗日战争民族英雄代表大会,两次受到毛主席接见。
          1978年8月3日,王霞带着无限眷恋的深情,与世长辞,永远融入了这块红色热土,时年90岁。冉庄的全体党员干部和上级领导以及冉庄人民为王霞召开了隆重的追悼大会,为人们的“英雄母亲”送行。
  纵观王霞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她为党勤勤恳恳做事,老老实实做人,是共产党人的光辉典范。她的英雄事迹在广大人民心中树起了一座不朽的丰碑。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