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摄影爱好者的考察日志

 
 
 

日志

 
 

“大石桥”与解放石家庄战役  

2017-06-11 14:00: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石桥”与解放石家庄战役
         百年大石桥是石家庄的重要历史古迹,更是当年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石家庄的重要标志物之一。因此来石家庄旅游的人就应该到位于石家庄老火车站附近的解放石家庄纪念碑北侧的“大石桥”看一看,了解这段历史应该对了解石家庄很有必要。
          一、关于“大石桥”的来历
        1907年9月由清朝政府“借款官办”、由法国“铁路建设和运输公司”设计修筑的正太铁路(现石太铁路)建成通车后,正太、京汉铁路并行,又有振头、石家庄两个火车站并存,把市区自然分成东西两部分。而过往的车辆、行人甚多,必须穿过铁路,给东西方向的交通带来极大的不便,特别是经常发生火车轧死或撞伤人、畜的事故。铁路员工和各界代表联名上书正太铁路局的法国总办,要求拨款建桥,法国总办却一直置之不理,正太铁路工人对此非常气愤,经部分工人倡议,全线华、法(国)员工2500人,每人捐献一日工资,筹齐了建桥经费。河北唐山人赵兰承包了建桥工程,1907年春季开始施工,当年秋季便建成了跨越正太铁路的大石桥。从此,火车从桥下畅通,行人从桥上跨越,方便了过往行人和车辆。当时的市民为铁路工人慷慨无私精神所感动,编歌谣夸赞道:“大石桥,大石桥,工人血汗来建造,一块青石一份情,青石哪有情义高。”
          大石桥顾名思义,主要由石头为基本建筑材料建造的,桥身主体采用了中国传统的拱券结构。但是大石桥的桥身并非全部都是石拱结构,在桥身中段的东侧有一个可通行两股铁道的钢架桥梁。如果以大石桥的所有桥洞计,大石桥应该计为24孔,因为钢架桥梁中间设有钢立柱,一分为二,各安设一路铁轨。1907年大石桥建成以后,一直由正太铁路管理局工务处负责管理和维护。起初大石桥护栏高约1.2米,在正太铁路开始运行以后,曾一度将护栏增高约2.5米,其它结构基本没有变化。在1937年10月10日,日军攻占石家庄前,曾派遣飞机对石家庄进行多次狂轰滥炸,使大石桥以及大桥街、电报局、电话局、大兴纱厂、石家庄商会等城市设施,先后遭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在这几次轰炸中,大石桥中段西侧两孔桥洞的南侧桥体部分曾被炸塌。
       1940年日本人占据期间正太铁路改成标准轨,正太铁路改线后,石家庄两个火车站合并为一个火车站。铁路不再从此桥下穿过。1945年日本投降后,石家庄光复,国民党把这座大桥改做核心工事和指挥部。1947年我军解放石家庄时,国民党石家庄警备司令(即第三军三十二师师长)刘英就是在大石桥处被我解放军活捉的。
         二、解放石家庄战役的前前后后
         解放石家庄是1947年11月解放军晋冀鲁豫野战军杨得志、罗瑞卿兵团对石家庄国民党守军发起的攻城大战,战役中共歼灭国民党军2.4万人,缴获坦克9辆,火炮100余门及大量机车、汽车和军用物资,此役不仅占领了敌华北的一个战略要点,使晋察冀、晋冀鲁豫两大区连成一片,而且还首创了人民解放军夺取重要城市的先例,为尔后进行城市作战提供了重要经验。
         石家庄即石门,位于石德铁路、平汉铁路、正太铁路交会处,是华北战略要地。虽无城墙,国民党军在原侵华日军构筑的工事基础上,经连年加修,至1947年已构成完备的环形防御体系。从市郊到市中心,以宽8米、深6米的外市沟和宽、深均5米的内市沟及市区主要建筑物为骨干设置了三道防御阵地,共有大小碉堡6000多个。内外市沟间的环形铁路有6辆铁甲车,并配有1个坦克连,可机动作战。市东北有制高点云盘山作依托,西北有军用飞机场便于空中支援。1947年10月,国民党军第3军主力在清风店战役被歼,该市守军只有第3军之第32师及2个保安团及周围19个县的保安大队,兵力空虚,态势孤立,军心动摇。为了加强石家庄的守备,蒋介石于11月3、4两日,将保定 “绥靖”公署1个独立团及1个野炮营空运至石家庄,增强守备兵力。其兵力部署是:第32师守内市沟及核心阵地;保安团队守外市沟及外围阵地,总兵力2.4万余人。第32师师长刘英为警备司令。
         清风店战役结束的当天,晋察冀军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聂荣臻等即向中共中央军委提出迅速集中野战军3个纵队和6个独立旅乘胜夺取石家庄的建议。经中央军委批准后即抓紧进行战役准备。25日,人民解放军总司令朱德出席晋察冀野战军的作战会议,提出“勇敢加技术”的号召,并与野战军司令员杨得志、政治委员罗瑞卿、第二政治委员杨成武等研究制定了作战计划,确定“以阵地战的进攻战术为主要方法”,采取稳打稳进的方针;以坑道作业接近碉堡,用炸药爆破,辅以炮击,各个摧毁守军工事;继以步兵突击,夺取守军各道阵地。其部署是:第3、第4纵队分别由西南和东北方向担任主攻;冀晋、冀中军区部队各一部分别由西北和东南方向助攻;第2纵队、独立第9旅及第3、第9军分区部队配置于定县(今定州)、新乐间,构筑防御阵地准备阻击保定方向的援敌;察哈尔(今分属内蒙古和河北)军区独立第4旅出击北平(今北京)至保定铁路沿线,配合主力作战。同时,将清风店战役中俘虏的近千名国民党军官兵经教育后释放回石家庄,以瓦解守军士气。晋察冀解放区政府调集民兵、民工近10万人,担架1万多副,大车4000余辆支援作战。
         1947年11月5日夜晚11时,进攻各部队渡过滹沱河向石家庄开进,并突然包围了石家庄外围国民党军各据点。1947年11月6日,攻城部队全线发起进攻。第3纵队由城西南,第 4纵队由城东北,实施主要突击;冀晋军区独立第1、第2旅由城西北,冀中军区独立第7、第8旅由城东南,实施辅助突击。至7日,相继攻克留营、西三教、柳林铺、南翟营、北翟营、东岗头和大郭村飞机场。与此同时,野战军炮兵击中石家庄发电厂,断绝了内外市沟电网之电源;各部队在火力掩护下近迫作业改造地形,迅速完成了纵横交错的交通壕,前锋直伸外市沟前沿。8日晨,第4纵队攻克制高点云盘山。16时30分,攻城部队各炮兵群实施火力急袭,突击部队向外市沟防线发起攻击。第3纵队第7旅首先突破西兵营防线,攻克城角村、西里村,歼守军一部,击毁铁甲车一列。第4纵队第10旅由云盘山以西突破,攻占范谈村、义堂村等据点,歼灭保定“绥署”独立团主力。冀中军区独立第7、第8旅攻占东三教、槐底。冀晋军区独立第1、第2旅包围了北焦等据点守军。尔后,各突击部队在炮火掩护下,突破了外市沟防线,迅速向纵深发展。10日16时,各攻城部队向内市沟防线发起总功。第3纵队第8旅爆破成功,突破内市沟防线,攻占西南兵营、东里村,歼灭了在坦克支援下反扑的第32师第96团主力。第4纵队第10旅突破内市沟后,连续打退第32师第94团的7次反冲击,迅速向铁路以东市区发展。冀中、冀晋军区部队全歼元村、彭村、北焦守军。11日,第2梯队第11、第9旅相继加入战斗。各部队勇猛穿插,分割围歼,充分发挥了军事打击与政治瓦解相结合的威力。在解放军猛烈攻击下,国民党军第32师残部收缩至大石桥,坚守核心阵地。12日晨,对大石桥发起总攻击。战至11时30分,全歼石家庄市区守军。第32师师长兼石家庄警备司令刘英被俘。随后,冀中军区部队又乘胜攻占了元氏县城。刘英被俘后,大石桥、石家庄火车站、正太饭店等要点不攻自破,11月12日晚11时,市区的国被包围。石家庄国共两军的攻防战经过六昼夜的战斗后以城破告终。
         三、大石桥智擒敌师长刘英
        设在云盘山的四纵指挥所里的电话铃响了,四纵司令员曾思玉拿起电话听到:傅崇碧说:“刘英抓到了。”曾思玉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又问:“再说一遍!”曾思玉说:“等等,杨司令员在这里,你跟他说,”听了这才放了心。十旅三十团宋团长带领二、三营投入巷战后,命令炮兵把缴获的迫击炮弹向进攻方向轰击,部队趁敌人混乱,开始进攻。前进时,好几个地方遇到敌人的火力阻拦,是老乡主动带他们避开街心暗堡,从巷子里插过去,很快进到火车站的北道岔,把敌九十四团同核心工事的联系切断了。到天亮,在城外的我们的炮兵还不知道他们已经进展这么快,还往他们占的院子里打了几发炮弹。三十团进到车站的北道岔,政委王海廷说,这种猛插分割,尤其是夜间,是敌人最害怕的,沿途敌人并不敢抵抗。而我们却不怕暂时失去联系。因为我们进攻主动,敌人被动,早就料定他们会撤的。他们不撤,也会被我们后面的人收拾掉。在三十团的指挥所,顺窗可以望见前面火车站、铁路工厂和正太饭店等建筑群。十旅的二十九团、三十团进展都比较快,二十九团已经占领了东兵营,正在向大石桥发展。让他们协助二十八团的两个连攻占北兵营,并夺取北道岔。等到三十团一番血战,打掉敌人的装甲火车后,各路的部队都到了大石桥。这时,已经决定12日早晨从铁路西侧会攻核心工事。三十团把阵地交给了二十八团,团指挥所移到核心工事北十字街口的高炮楼上。王海廷,是三十团政委。王海廷带着警卫员和通信员赶到高炮楼时已经夜深,各种枪炮都已经停止。这时,二连连长刘士杰从营部打来电话,说他们在核心工事外的铁路工棚里捉了两个俘虏。俘虏说,在外面的部队今晚都要全部撤到核心工事死守。俘虏知道今晚的口令,我们还有2个第三军的解放战士,是第三军军部的兵,对里面熟悉。这是个好机会,我们冒充敌人混进去,抓几个官,没准能把刘英抓出来。团长、参谋长都不在,政委王海廷正在考虑这个大胆的想法。刘士杰着急地说,现在从北兵营方向撤下一股敌人,正奔核心工事。王海廷马上说;“行,同意你们的意见,叫吕营长说话。”既然刘英已经成了瓮中之鳖,早点从瓮里把鳖抓出来不是更好吗?王海廷向营长吕凤阁交待了任务:活捉刘英。团长、参谋长回来后也很同意王海廷的意见。由解放战士郑从发和张勇发领路,连长刘士杰和指导员王贺山领着全连,悄悄摸进了大石桥的入口。敌人正慌慌地从栅栏门口往里撤,又是马又是人,乱作一团。敌人的联络暗号是连续不断的堆堆火光和口哨。排长赵傲儿捅捅连长,问怎么办?连长刘士杰听听哨音,看看火光,说,他们怎么吹哨,你也怎么吹。这时,又有一股敌人过来了,刘连长向身后一摆手,全连就跟了上来。接近哨卡时,前面的敌人发现身后的队伍,就停下来吹哨。赵排长也吹,对上暗号了,前面的敌人就放心地往前走,二连就这样混进了核心工事。进栅栏门时,副连长靳卫清领二排干掉了敌哨兵,化装成哨兵站在门口。这时,走在核心工事里的二连的2个排前后都有敌人在朝同一方向走。为了避免被发觉,二连有意和前面和后面的敌人拉开了一定的距离,沿铁路内侧向南,一边走,一边吹哨。忽然,背后的敌群中打出了一梭子机枪,有一个逃跑的士兵被发现了,顿时大乱。这是一个好机会,刘连长果断命令快速前进,到大石桥下潜伏起来。大石桥的4个桥孔堵成了4个厚厚的石头房间,每间房有一个窗口。3间窗口有微弱的灯光,一间的光较强,桥孔下停着一辆黑色的小轿车。两个卫兵在桥下走来走去。解放战士郑从发和张勇发告诉刘连长,这就是指挥部。敌人卫兵换岗了,新来的卫兵刚刚往身上披挂子弹带,一排的战士从背后摸过去,突然用枪口顶住哨兵的后背,用手捂住哨兵的嘴,一把夺过枪,压低嗓音说:“别嚷,嚷就崩了你!”哨兵果然老老实实的了。刘连长问:“刘英在哪?”敌哨兵两腿哆嗦着朝较亮的窗口一指说:“当官的都在右边第二孔房间里开会。”话音未落,刘连长就指挥一排三排堵住了4间石房的门窗,一班长刘起带郑从发和张勇发,端着铁把冲锋枪,冲到那个最亮的房间门口,踢开门进去。核心工事里的俘虏群“不许动!举起手来!”由大石桥改建的屋子很黑,一屋子围着洋蜡头正在开会的敌军官目瞪口呆,马上举起了手。一排长赵傲儿问:“谁是这里的长官?”刘英没有说话。停了一会儿,有人说:“我是这里的参谋长贺定纪。”你能负责吗?  贺定纪还没有说话,有一个敌军官把手往桌上一拍,震灭了蜡烛。一班长用枪指着敌人,点上!敌新闻室主任周新点上了蜡烛。就在这一瞬间,刘英眼急手快,趁屋里混乱,一下滚到床底下,再也不动了。刘英做梦也没想到,就在这间石屋里有一个中共地下党员马汉英。(马汉英,敌师部的司机。11月10日深夜11点,马汉英开车从一个哨卡回来,副官长高鉴平说内市沟电网被炸,让他送2个通信兵去修理。几次催促,马汉英才上了路。这时四郊枪声不断,炮弹把石家庄夜空划出一道一道的火光。汽车不敢开灯,只好摸黑前进。马汉英当然不想让敌人把电接通,车开到赵家祠堂,他故意制造了故障,说车出毛病了,不能走了,你们先走着去接线,车修好我去追你们。两个通信兵怕死,不敢走,就在车里坐着,非要等修好车再走不可。马汉英就乱敲一通,叮叮当当却总也修不好。这时,东边开过来2辆坦克车,其中一人走来问,怎么回事。马汉英说车出故障了。那人说要帮他修车。马汉英一看,是打进坦克部队的地下党员李逢春,很高兴。他们一边敲打机器,一边低声交换情况。胡乱干了一会儿,李逢春对马汉英说,你摇车,我去试试。他一试,车发动了。2个通信兵正要上车,李逢春对他们说,前面八路军都攻上来了,你们还接什么电?上去不要你们的命呵。2个通信兵拿不定主意,不知该怎么办好。马汉英说,咱们跟坦克一块走吧。于是线也没接,又返回了司令部。回到核心工事,2个通信兵怕自己受处分,把责任全推到了马汉英身上。马汉英忽听高副官长在外面喊:“安山玉,安山玉。交给你一个任务。“马司机是共匪,我让他开车接电,他把车开到半道,说坏了,和一个开坦克的嘀咕了半天,把车又开回来了。你赶快找他审问,如果是共匪,你就把他干掉。”马汉英正在思考对策,安山玉进来了,一把抓住马汉英说:“跟我来,不由分说把他拉到大石桥的石洞里。”原来,安山玉是在清风店战役中被俘后放回来。清风店的战俘回来都被关了起来,说他们中了共产党的毒,而安山玉和上司关系好,没被关起来,但也没给他实权。他平时和马汉英关系不错,所以想救他一救。安山玉简单地问了几句就说:“高副官长让我审查你。你就在这别出去了。现在共军已经包围了核心工事,师部正在组织突围,你出去太危险。”马汉英一听正好,表示很感激。在大石桥洞里呆了一阵,马汉英想,现在外面战斗正激烈,怎么也不能让师长刘英跑了。他就冒着枪林弹雨,悄悄摸进刘英的指挥部。幸好高副官长不在,他就和刘英的卫士藏在一起,偷偷监视刘英的行动。当解放军战士端着枪让点上蜡烛,把敌军官的手枪都搜了出来后,再没有敢反抗的人了。马汉英示意床下有人。副排长李福很有经验,他马上去翻床底下,忽然一只冰凉的手抓住了他的手。李福就势一拉,从床下拉出一个满身尘土的人。这就是刘英。解放战士认出了刘英,一阵气,郑从发上前就给了他一耳光,你喝兵血,喝得太饱了。要不是副排长李福制止,郑从发还想打他几下。刘英吓坏了,从地上爬起来,跪着对李福说:“哎哎,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一边说一边乱摸口袋,摸出一块图章递了过来:你拿上这个,上边一定会大大奖你。”“这是什么?”李福不接,厉声问:“你到底是谁?”刘英低下头嗫嚅着说:“我……我是师长。”直到听说在清风店当了俘虏的军长罗历戎、师长李用章都在后方,好好的,刘英这才放了心,央求战士把他也送到解放区去,说他看了传单,知道那里安全。这时,吕营长领着一连和三连接应来了,大石桥四周响起激烈的枪声,警戒部队又从大石桥附近抓了100多个俘虏。连长刘士杰和指导员王贺山商定,把十几个敌军官先押到团指挥所,剩下的俘虏关进大石桥的第四孔室,由三排看守。当一排押着穿着清一色棉大衣的俘虏走出栅栏门时,正好吕营长前来接应。没费一枪一弹,敌人核心工事团以上的军官全都被俘虏了。傅崇碧回忆说:“打进内市沟,就接近市卫了,这时天已经有些亮了,敌人的:飞机来轰炸,扔了100多个炸弹,把外市沟都炸平了,因为我们已进到市里,没炸着我们。经过—天的激战,我们打退敌人2次反击,又马上重新组织火力,准备天黑了再接着进攻,到夜里一两点,有的部队已经摸到车站附近。就是说,到了敌人核心工事的外围。我带着团以上干部,到前面观察敌情,以便向市区展开兵力。”傅崇碧看见火车上有很多晃动的敌人身影。他想,自己带着旅的指挥机关,在这种情况下,与敌人遭遇是相当危险的。紧急之中,傅崇碧看见右侧有一个高大的水塔,立即指挥部队抢占。水塔里面没有人。原来,在近半夜时,四纵十旅三十团六连的副连长张银占受命夺取水塔,这是敌人核心工事的最高点,塔顶上装着轻重机枪,塔的建筑十分牢固。按说敌人是占绝对优势,六连对占领这个水塔信心并不足。但从捉到的一个俘虏口中得知水塔上的兵力才不足2个班,并且已经动摇,顿时信心大增。张银占领几十个人直奔水塔而去。俘虏和水塔中的司号员认识,卖力地带路,也积极喊话。此时水塔敌人的士气已经低得不能再低了,连喊话带威胁,一排手榴弹,一个冲锋?水塔就换了主人。张银占听见西南方向有枪声,俘虏说,那是一个炮兵阵地。事先上级都嘱咐好,哪里有枪声就往哪里打。他就扔下了空水塔,按照这个精神,带着战士们向西南方向冲去。到了跟前,枪声不响了。在模模糊糊的星光下,像小山包一样卧着好几十辆汽车和4辆坦克,还有2门加农炮。战士们亲热地拍着战利品,大笑不止。水塔附近已经被三纵七旅二十一团的八连攻占。二十一团突入市区后,进展迅速,占领了惠明路,到了黎明街,八连冲进一所楼房,发现楼上有敌人。就喊话,一喊,敌人的2个连就缴枪投降了。很快敌人发现水塔丢了,就开始攻水塔。正在这时,前面的侦察员回来了,抓来了五六个俘虏。报告说抓住了敌人师长刘英。敌人师长?傅崇碧听了这个消息不敢相信。是敌人师长,还有敌人的参谋长……不仅抓来了刘英,还抓来了正在和刘英一起开会的他的团长们。傅崇碧不相信,手电打开一看,果然是几个将校军官俘虏,再一问,一点不错,正是。不仅抓了刘英,连参谋长加他司令部乱七八糟的人也都抓了来,刘英的箱子也弄来了。简直是把刘英的指挥部连锅端来了。这时,车站的敌人已经黑鸦鸦地扑了过来,傅崇碧忙让侦察连进了水塔。水塔里面很大,一个侦察连全部进去也不显得拥挤。水塔很结实,只有一个门,侦察连用几挺机枪就守住了门口。侦察连的另一个排上到高处,架起机枪,合力把敌人打了下去。敌人并不知道十旅的指挥所安在水塔里,也不知道他们的师长刘英就在水塔里当了俘虏。水塔易守难攻,激战了一个小时,敌人轮番往上攻,最后还是丢下200多具尸体退回车站去了。傅崇碧连忙用报话机往上调部队,让他们迅速上靠。后续部队一上来,为水塔解了围。等到敌人退去,傅崇碧叫警卫班打开手电,看见笔挺将军服的刘英。40多岁,长脸,高颧骨,微胖,中等个头,不再是被战士从床下揪出来时连声说你要什么都给你的情况了。此时似乎感觉到什么,知道不会把他怎么样,嘴就硬起来了,怎么说也不干,说他们是军人,不会听我的。还说既然已经被俘,要杀就杀,反正我不喊话投降。傅崇碧正在电话里布置任务,一听刘英说这话,把电话一扔,一把拿过警卫员的驳壳枪,刷地顶上膛,当当当,照着刘英的脑门就是三下,侯德宝眼看着刘英的脑门上鼓起了三个大疙瘩。刘英的脸一下就刷白,他以为傅崇碧要枪毙他。傅崇碧说:“我是前线总指挥,我们现在已经包围了车站,我命令你到前线去,喊你的士兵投降。”刘英刚想说什么,个子高大的傅崇碧把驳壳枪的枪栓哗哗一拉,“不投降,我枪毙了你!”这位自称与石家庄共存亡的将军本来就比傅崇碧矮一头,这时就显得更矮了,立刻变了态度,跪在地上说:“是,是,兄弟马上就去喊,马上。”刘英,这位黄埔四期一总队的高才生、少将师长犹犹豫豫地写道,我和团长们都被俘,你们坚守待援无望……如果支持不住时!可以停止抵抗。傅崇碧一看,把纸扔在地上,说不行,重写!要写正式的投降令。刘英只好又写了一张,我和团长们被浮,你们待援无望?再打必亡。我准许你们停止抵抗,缴械投降……
       刘英的信由他的参谋长贺定纪和新闻室主任周新送往正太饭店。刘英的投降书送去不久,激烈的枪声就稀了。这时正是上午,傅崇碧用望远镜一看,很清楚,从正太饭店的窗口挑出一面白旗。但包围大楼的两个连战士不敢上去,怕上当,说叫他们出来人,在什么什么地方集合。还有的喊,把机枪扔出来。陆陆续续,各个据点工事都挑出了一面面大小不同的白旗。核心工事里的俘虏群密密麻麻地从高高的铁栅栏后面出来了。我们的战士站在坦克上,握着枪,俘虏们低着头,偶一抬头看一眼,又赶快更深地低下头去。战后,二连集体荣立了大功。
         四、解放石家庄战役 活捉守城司令刘英
         清风店战役结束后,晋察冀军区命令我旅,乘敌士气不振之机歼灭正定、新乐、定县沿铁路线的敌保安团,并粗略计算了一下,敌人约有9000多人,地主反动武装未算在内。军区把炮兵团配属给我们,并问我们还需不需要再增加步兵部队。我向聂荣臻司令员报告说不用了,如果不够再加。聂司令员又问我还有没有别的问题,我说,旅长负伤了。聂司令员说:“你就先兼着干吧。”我建议把三十团团长陈信忠提起来当参谋长,聂司令员同意了并转告了野战军首长。部队士气高涨,都要求担任第一线主攻。定县城周围有40里宽,区域很大,在火车站还修了些炮楼。铁路在我们和日本交战时被我们破坏,以后又修好,一直能通火车。第一仗我们就旗开得胜,消灭定县敌人一个团,并缴了两辆火车,俘敌1000多人。打新乐城时,炮兵团配属三十团沿铁路南下。我们用小炮向城墙打了几炮,这个由日本人修的城墙就被打垮了。沿途我们消灭了4个据点千余人,除了打死的都活捉了。我们开始喊话,敌人不投降,就开炮,没让他跑掉—个人,新乐也解放了。之后,二十八、二十九两个团向正定进发,并由二十九团派出一个营向石家庄方向警戒防敌增援。经过两天半的战斗,部队打到正定。正定有敌人的一个保安团,比较顽固,在城里死守。晚上,我们用两个团包围,一个团主攻,一直打到天明。部队打进城后,敌人守在西面的几栋房子里,石家庄的守敌把铁甲车开出来,一直开到了河边。敌人用炮火掩护,两次想往石家庄跑,都没跑成。正定的敌人被消灭后,其中一部分跑进了天主堂。天主堂有修女、教士十多人,此前全被敌人抓了起来。战斗结束,有些战士走进天主堂,不提防敌人朝他们开枪,打伤我们一些人。我们打了两炮,消灭了那股敌人。正定解放,石家庄的北大门被打开了。部队休息了半个月,进行整训、总结、补充,准备打石家庄。1947年10月25日,晋察冀野战军在司令员杨得志、政委罗瑞卿、杨成武主持下,召开了旅以上干部参加的前委扩大会议。聂荣臻司令员出席了会议。朱德总司令远道赶来赴会,使我们备受鼓舞。会议根据中央军委复电的精神,讨论并决定了攻打石家庄的问题。针对石家庄的敌情,研究了作战计划与战役的各项准备工作。会上朱老总讲:石家庄是大城市,日本人修了很多工事,国民党又将其加固了,非常坚固,打石家庄是一场攻坚战,是我军由运动战转为城市攻坚战的第一次,要精心组织,步炮要协同好,不能马虎。朱老总强调指出:“石门战役打的是攻坚战,要勇敢加技术”。
         前委扩大会议经过周密研究后确定的战役部署是:乘目前石家庄敌兵力较为虚弱之际,以司令员郑维山、政委胡耀邦指挥的第3纵队,司令员曾思玉、政委王昭指挥的第4纵队及冀晋军区、冀中军区部队对石家庄举行战役主攻;以司令员陈正湘、政治委员李志民指挥的第二纵队和独立第九旅、第三、第九军分区部队,集结在定县南北地区构筑阵地,阻敌来援。如我攻击石家庄,敌主力由平汉线南下增援,我则以冀晋、冀中两军区部队继续担任对石家庄的围攻与钳制,集中野战军全部于保定与石家庄之间,歼灭援兵一部或击溃其援兵后再攻击石家庄;如敌不增援,则采取积极手段,力攻石家庄。具体部署是三纵在西南,四纵在东北面担负主攻任务,冀中军区部队在东南面、冀晋军区部队在西北面协助三、四纵队,向石家庄发起进攻。二纵与其余部队阻敌援兵。我四纵队第一阶段任务,从正定到石家庄外围,东北面由我们旅负责。我旅配属十一旅一个步兵团加上炮兵团担任主攻。我们一共是五个团,每团有2000多人。国民党空运了一个加强团的兵力,石家庄守敌达两万多人。军区让我们千万要重视敌人工事的三道防线。这三道防线,第一道为外市沟,周长60华里,深7米,宽6米。沟外沿有鹿砦、铁丝网和布雷区,沟内设有高堡、伏堡1000多个,并设有电网,其后是环形铁路,六辆铁甲车昼夜不断巡逻。第二道防线是内市沟,沟长36华里,深、宽各5米,沟内设有尖木桩,沟外有铁丝网、挂雷和鹿砦,沟沿设有比外市沟更稠密坚固的高碉、低堡、伏堡和野战工事。内外市沟之间的各村庄,都构有坚固工事,是重要的支撑点。两道市沟之间有交通沟或地道联结,沟内广设削桩、鹿堵,是国民党军队在石家庄的重点防守地段。第三道防线是以市区为中心的大石桥、火车站、正太饭店、铁路工厂、发电站等坚固建筑组成的核心工事。核心工事同重要碉堡之间,以明堑暗道相通。国民党南京、北平的宣传机器吹嘘说,“三道防线胜过马其诺防线”。三道防线之外,还分别在大郭村、东西三教、南北翟营和市东北的制高点云盘山,以一座庙宇为核心,用钢筋和水泥构筑了地堡群,两道电网,一道5米宽、5米深的外壕,工事很坚固,是敌防御的重要支撑点,有敌一个加强营防守。
          我们决定由二十九团配属炮兵团主攻云盘山。三十团在二十九团右400米处进攻敌人第一道防线。两团突破第一道防线后,迅速向第二、第三道防线进攻。二十八团即在三十团突破口投入战斗,三个团协同作战消灭第二、第三道防线之敌。我十一旅三十二团紧跟第一梯队后伺机投入战斗。战斗开始前我命炮兵团先用炮把控制电网的变电所摧毁,以利于部队进攻,而对发电厂我们要予以保护,不能炮击。
         11月6日拂晓,石家庄战役打响。二十九团第一次进攻未成功,敌人的主要工事太坚固,炮弹打到地堡上只有一道白印,地堡摧毁不了,部队前进困难,于是停止进攻。根据情况,我们决定利用战壕和交通壕接近敌人的工事,用炸药包炸。战士们把几十斤的炸药捆在一起,连续爆破。一切工作准备好以后,当晚二十九团在步炮火力掩护下,发起攻击,连续爆破成功,云盘山敌之加强营全部被歼。三十团、二十八团投入战斗,发展很决。天明时,我旅三个团全部进占敌第三道防线,到了市区边沿,敌人利用飞机和坦克进行反击。这时十一旅三十一团投入了战斗,我的指挥所和主攻团指挥所在一起。经过两个小时激战,敌人的反击被我们打退,但我们也有不少伤亡。上午10时左右,战斗还在继续,但大的战斗基本停了下来,我们利用时机调整部署,部队在市区边占领的民房构筑工事,防止敌人的反攻。准备工作完成后,天已经黑了。野战军司令部命令拂晓前向市内敌人发动总攻击。此前,我利用夜暗,带领少数炮兵干部和两个侦察连,逐步向前侦察敌人在市区的部署和工事情况。我们靠听声音、看亮光慢慢地前进,这样摸了两个半小时。快12点时,摸到水塔跟前,听到了敌人说话的声音,我们立即停止前进并抢占了水塔。水塔里面是空的,很干净。三十团担负侦察任务的二连继续往前摸。不知鬼不觉地,竟闯进了敌人的师指挥部。敌师指挥部就设在大石桥下面。石家庄守敌最高指挥官、少将师长兼石门警备司令刘英、少将副师长杉定颐、上校参谋长贺定记等20多名团级军官全部被活捉。
         侦察员回来向我报告说,把敌人师长、副师长捉住了。我当时还不信,他们把刘英带到水塔里。用手电筒一照,的确是个将军,经辨认此人正是敌师长刘英——石家庄守敌最高指挥官。这时敌人发现丢了指挥官。便向水塔冲了过来。水塔里有一个梯子,我到二层看了看,里面地方很大。我指挥侦察连利用水塔外的房子和水塔向敌人反击,敌人的进攻被击退。我命令炮兵向大石桥铁路两侧炮击,部队向市区进攻。半个多小时后,完全占领大石桥两侧和火车站,敌人大部被歼,我们缴获敌坦克十几辆,大炮二十几门。只剩下大石桥北面山西饭店大楼里还有近一个团的敌人在做最后抵抗。我对刘英说:“我代表解放军前线指挥部命令你,立即写信让你的部队投降。”他不理睬,我把手枪哗啦一下顶上子弹,对着他的脑袋声色俱厉地说:“这是我的命令,不写就枪毙你!”吓得他失魂落魄地连忙写了。我又命令刘英的参谋把信给他的部属送去。参谋就以刘英的名义先在楼下喊话,说他有师长给团长的信,让楼上的人不要开枪,信送到后大约十几分钟,敌人不打枪了,从窗里打出了白旗。我们停止射击,让敌人缴枪。为防万一,我让战士们注意,让敌人把枪先从窗里吊下来,然后指定他们到铁路西大转盘集合。我们把吊下来的十几挺架起来,清点降敌人数,有1300多人。这时3纵也进入市区,我们汇合了。
        敌人吹嘘的“固若金汤,可坐守三年”的石家庄,在我军的强大攻势,经6天6夜激战即宣告解放。创造了我军攻城战史上的奇迹。石家庄战役,全歼国民党2.4万余人,活捉敌师长刘英。缴获各种火炮100余门。从此,我晋察冀和晋冀鲁豫两大解放区完全连成一片,使平津地区敌人失去了重要一翼,使整个华北战局发生了根本变化。石家庄是解放战争以来人民解放军攻克的第一个较大的城市,标志着我军攻坚能力大为提高。石家庄的解放还有一个更重大的意义,为党中央迁至石家庄附近的西柏坡创造了利条件。(作者:傅崇碧(时任晋察冀野战军第4纵队第十旅(下辖28、29、30团)政委兼旅长;当时华北野战军下辖三个纵队;第二、第三、第四纵队;第四纵队司令员曾思玉,政委王昭,参谋长唐子安)


“大石桥”与解放石家庄战役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民国时期的大石桥(石家庄市当时横跨铁路的交通桥)

“大石桥”与解放石家庄战役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开国元帅聂荣臻(时任晋察冀军区司令员)

“大石桥”与解放石家庄战役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开国上将杨得志(时任晋察冀野战军司令员)

“大石桥”与解放石家庄战役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开国中将曾思玉(时任晋察冀野战军4纵司令员)

“大石桥”与解放石家庄战役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开国少将傅崇碧(时任晋察冀野战军4纵10旅旅长兼政委)“大石桥”与解放石家庄战役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民国时期的大石桥全貌

“大石桥”与解放石家庄战役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1937年日本军队轰炸大石桥

“大石桥”与解放石家庄战役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解放军攻城态势图

“大石桥”与解放石家庄战役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解放军占领火车站 

“大石桥”与解放石家庄战役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右二为刘英(时任国民党第三军三十二师长,石家庄城防司令)“大石桥”与解放石家庄战役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现在的历史文物“大石桥”简介

“大石桥”与解放石家庄战役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目前的大石桥桥面朝东方向

“大石桥”与解放石家庄战役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目前的大石桥桥面朝西方向 

“大石桥”与解放石家庄战役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目前的大石桥南侧的道路  

“大石桥”与解放石家庄战役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目前的大石桥桥洞“过去通窄轨火车” 

“大石桥”与解放石家庄战役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目前的大石桥桥洞内的工事 

“大石桥”与解放石家庄战役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大石桥南侧比邻的解放石家庄纪念碑

“大石桥”与解放石家庄战役 - 摄影爱好者 - 摄影爱好者考察记

大石桥南侧解放石家庄纪念碑碑记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